<em id="vtlno"><acronym id="vtlno"></acronym></em>
      <th id="vtlno"></th>

      <th id="vtlno"></th>
      <form id="vtlno"><tr id="vtlno"></tr></form>
      <th id="vtlno"></th>
    1. <progress id="vtlno"><big id="vtlno"><video id="vtlno"></video></big></progress>
      雜志
      曹爺爺的指揮棒:用愛和音樂連接來自星星的孩子
      用音樂打開孤獨癥孩子的心靈。

      中國慈善家 · 2023-05-03

      2015年5月8日,首次上?茖W會堂草坪音樂會舉行,91歲高齡的曹鵬執棒指揮。圖/視覺中國
      2015年5月8日,首次上?茖W會堂草坪音樂會舉行,91歲高齡的曹鵬執棒指揮。圖/視覺中國

        98歲的曹鵬了卻了一個心愿。

        今年3月18日,一場主題為“愛在春天”關愛自閉癥交響音樂會登上第38屆上海之春國際音樂節的舞臺。孤獨癥青少年是這場音樂會的主角,他們與上海城市青少年交響樂團一起,用管樂隊合奏、弦樂隊合奏、鋼琴獨奏、管樂五重奏、交響樂,以及舞蹈等形式,為現場觀眾奉上一場別開生面的視聽盛宴,打破了人們對社交障礙、行為刻板的孤獨癥青少年的慣常印象。

        上海交響樂團原國家一級指揮曹鵬是這場音樂會的總指揮。兩年前,在上海之春國際音樂節閉幕式上,組委會授予曹鵬“特別榮譽獎”,被問及有何心愿時,他提到:“如果要對‘上海之春’說點什么,我就希望將來這個平臺能夠給我們自閉癥的孩子們一方舞臺,那就太好了!

        這個心愿如今達成,在現場的曹鵬笑得比誰都開心。

      用音樂關愛孤獨癥群體

        接受采訪那天,一臉絡腮胡的曹鵬拄著拐杖,端坐在家中的沙發上,慈祥中透著一絲威嚴。已過耄耋之年的曹鵬近期磕碰扭傷了兩次,加上此前感染新冠,仍在調理康養過程中。即便如此,站在他面前,也依然能感受到他的氣場。站起來行走的時候,步伐有力,拐杖戳得客廳地板砰砰作響。

        “我現在年紀大了,聽別人講話我不太行,但很奇怪,聽音樂,你差一點點都逃不過我的耳朵!辈荠i說,吐字清晰,聲音洪亮。

      上海交響樂團原國家一級指揮曹鵬。攝影/本刊記者 萬小軍
      上海交響樂團原國家一級指揮曹鵬。攝影/本刊記者 萬小軍

        曹鵬是和新中國一同成長的指揮家。早年他曾是一名新四軍戰士,解放后任電影樂團指揮,曾在北京電影制片廠工作,為《龍須溝》等幾十部中國電影錄配過音樂。上世紀50年代,曹鵬赴莫斯科音樂學院(現為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留學,師從指揮家金茲布爾克;貒,他成為了蜚聲海內外的指揮家,曾帶領上海交響樂團首次走出國門。

        1995年,70歲的曹鵬從上海交響樂團正式離休。在他看來,交響樂并不是高高在上的藝術,為了讓更多人感受到交響樂的魅力,離休后的他仍樂此不疲地向公眾普及交響樂,傳播高雅藝術。

        2005年,當時已是80歲高齡的曹鵬在女兒曹小夏的支持下,自費創立了上海城市交響樂團(以下簡稱“城交”)。這是中國內地第一個非職業交響樂團,以音樂服務社會為己任,通過各種場合開展公益演出活動。如今,城交注冊的志愿者成員達到200余名,當中有白領、醫生、律師、公務員、學生等,還有在長三角地區工作生活的外籍人士。

      2015年5月,上?茖W會堂,曹鵬與上海城市交響樂團合作為現場觀眾帶來了《保衛黃河》、《梁!贰独纂姴柨ā贰兑徊街b》等精彩的交響樂曲目。圖/視覺中國
      2015年5月,上?茖W會堂,曹鵬與上海城市交響樂團合作為現場觀眾帶來了《保衛黃河》、《梁!贰独纂姴柨ā贰兑徊街b》等精彩的交響樂曲目。圖/視覺中國

        在曹鵬的帶領下,“城交”每年舉辦上海市“愛耳日”公益音樂會,以及“愛在城市·關愛自閉癥慈善音樂會”等演出。

        創立“城交”,擁有一批中外音樂愛好者的支持,為曹鵬一家此后投身關愛自閉癥青少年的公益慈善事業埋下了伏筆。

        2008年,曹鵬的女兒曹小夏偶然從兒子石渡丹爾那了解到自閉癥群體的現狀和困境,受到觸動的她向父親曹鵬提議“城交”為上海的孤獨癥青少年義演,得到了大家的一致支持!拔野终f音樂可以直通心靈,沒問題,讓他們來聽聽音樂吧!辈苄∠南颉吨袊壬萍摇坊貞。

        隨后,上海曹鵬音樂中心聯合上海市慈善基金會成立了“天使知音沙龍”關愛孤獨癥項目,曹小夏是這個公益項目的負責人,“城交”成員是項目的志愿者,曹鵬則成為了其中年紀最大的一位志愿者。

        起初,因為體恤到孤獨癥孩子家長的不易,天使知音沙龍主要是請城交志愿者為家長們演奏音樂,這樣既可以普及交響樂,又能為被疾病拖累的家庭減壓,讓他們有個短暫的下午放松身心。

      曹鵬的大女兒曹小夏在“天使知音沙龍”活動上教授孤獨癥青少年演奏樂器。攝影/本刊記者 萬小軍
      曹鵬的大女兒曹小夏在“天使知音沙龍”活動上教授孤獨癥青少年演奏樂器。攝影/本刊記者 萬小軍

        沙龍活動舉辦半年后,大家意外發現,每當音樂一響,這些原本吵鬧、用頭撞墻、自說自話,坐不住的孩子慢慢變得安靜了。曹鵬父女敏銳地意識到其中蘊藏的可能。于是,大家順勢而為,開始教授這些孤獨癥孩子學習基礎的打擊樂器,此后一步步過渡到完整的演奏訓練。2011年正值“城交”成立六周年,也是在這一年,孩子們隨同“城交”成員首次登臺演出,驚艷眾人。

        多年的相處,曹鵬也成為了這群青少年念念不忘的“曹爺爺”。孩子們會抱著他親,摸他的胡子。每每此刻,曹鵬總是開心地呵呵笑。

      音樂的力量

        一有機會,曹鵬就帶領孩子們隨同“城交”登臺演出,包括多次走出國門巡演。一次次的排練和演出提升了大家的演奏水平。外界驚嘆孤獨癥孩子竟然能集體演奏樂器,而這種直抵人心的震撼背后,只有曹鵬團隊和孤獨癥孩子的家長明白其中的不易。

        孤獨癥又稱“自閉癥”,主要表現為交流障礙、社會交往障礙、興趣狹窄和刻板重復行為。如今,孤獨癥對大眾而言已不再神秘,每年世界孤獨癥日,世界各地會舉行各種活動讓人們了解和關愛這一群體。一些公益組織和機構也通過教授繪畫幫助孩子們集中注意力,人們也常常從繪畫作品中感知這個群體的內心世界。

        用音樂來連接孤獨癥孩子,也是一種嘗試。上海市黃浦區青少年科技活動中心2樓的一間教室,是舉辦天使知音沙龍活動的地點。每周六下午,曹鵬的團隊和孤獨癥青少年都會在這里集合排練。4月8日下午,《中國慈善家》記者在這里觀摩自閉癥青少年的舞蹈課,他們的舞姿雖不及專業人員整齊劃一,但非常認真投入,臉上洋溢的笑容特別有感染力。

      孤獨癥青少年在“天使知音沙龍”活動上排練舞蹈。攝影/本刊記者 萬小軍
      孤獨癥青少年在“天使知音沙龍”活動上排練舞蹈。攝影/本刊記者 萬小軍

        志愿者黃婷是一名舞蹈老師,教孩子舞蹈課程已有七年的時間,見證著他們的成長和進步。她告訴記者,孤獨癥孩子學習舞蹈,在愉悅身心的同時,還可以改善他們的肢體協調能力。

        舞蹈排練之后是樂器合奏排練。曹小夏坐鎮中央,一邊喊著節拍,一邊揮舞手臂指揮,時而暫停指出排練遇到的問題并予以糾正。幾首曲目順利排練結束,曹小夏勉勵大家繼續保持排練的水平。兩個月后,他們將赴澳門演出。

        在這個過程中,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

        “我不想排練了,曹老師,(我)吹完《小叮當》了!贝邓_克斯風的琦琦在集體排練時突然站起來對著曹小夏喊道,并做出了想要出去的動作。

        “你干什么?坐下來,誰跟你說吹完《小叮當》了?你還沒吹完呢!”曹小夏對他說,態度非常堅決。被喝止的琦琦來回踱步,發出嚎叫聲表達不滿。對于琦琦的這種行為,曹小夏解讀為“博取關注”。

        最終,在家人和志愿者的合力說服下,琦琦回到了座位,當現場再次響起音樂的時候,他自覺地拿起薩克斯風,很投入地吹了起來,和剛才那個嚎叫的年輕人判若兩人。

        就連琦琦的母親張女士對此也感到不可思議。她知道,21歲的兒子是這群青少年當中癥狀較嚴重的一個,也是最不受控的那一個。而剛才發生的那一幕說明,琦琦的自控力又得到了提升。

      孤獨癥青少年在“天使知音沙龍”活動上排練演奏樂器。攝影/本刊記者 萬小軍
      孤獨癥青少年在“天使知音沙龍”活動上排練演奏樂器。攝影/本刊記者 萬小軍

        張女士告訴《中國慈善家》,在沒參加天使知音沙龍之前,了解到歐美國家對自閉癥干預措施較為成熟,他們一家曾移民加拿大,希望兒子的狀況在那里得到改善。但在溫哥華待了兩年后,受制于地域環境、語言交流障礙等因素,琦琦的癥狀并未得到改善,甚至變本加厲出現了暴力傾向,激動的時候會撕扯媽媽的頭發。

        2016年底,張女士抱著試一試的態度讓兒子參加了天使知音沙龍。她仍清晰記得兒子第一次參加沙龍時的表現——琦琦只坐了不到5分鐘就跑出教室,在外面跺腳,大喊大叫。

        但經過幾個月的堅持,琦琦的行為表現一點點地發生了變化。琦琦開始學習吹薩克斯風,起初張女士心里也沒底,覺得這簡直是天方夜譚,但曹小夏堅持讓她幫助兒子嘗試。慢慢的,琦琦終于能夠坐在教室上完一節課。另一個驚喜的變化是,琦琦會等候同伴一起去參加沙龍活動。這個在正常人看來微不足道的舉動讓張女士欣喜不已,因為這說明兒子開始有了集體意識。

        “現在,每個星期六對他來說是他的節日,雷打不動,如果沙龍因故不舉行或未能參加,他會很沮喪!睆埮空f。

        在曹鵬看來,這就是音樂的力量。采訪中,他接過記者的筆記本寫下“聽”的繁體字“聽”!岸南旅嬗小酢,說明耳朵最重要。旁邊有‘心’,同樣英文耳朵ear,加一個h變成hear(聽見了),再加一個t,就是heart(心)。中英文的耳朵都與心在一起!辈荠i這樣解釋,“所以,用音樂打開他們的耳朵是最重要的!”

      愛的指揮棒

        盡管孩子們已取得了常人難以想象的進步,但曹鵬和他的團隊并未止步于此。在曹鵬看來,學習音樂只是打開孩子們的耳朵,但還要學習文化知識,讓他們和世界發生更多的連接。

        于是,他們開設了“愛課堂”,請來專業老師為孤獨癥孩子上課,課程包括語數英、珠算、美術和藝術修養等。在玉佛寺的支持下,他們還把孩子們送去寺廟借住五天,閉門潛心練書法、畫畫。

      自閉癥青少年在“愛咖啡”社會實踐基地學習制作咖啡和服務顧客。攝影/本刊記者 萬小軍
      自閉癥青少年在“愛咖啡”社會實踐基地學習制作咖啡和服務顧客。攝影/本刊記者 萬小軍

        他們還想方設法讓孤獨癥孩子更多地接觸和融入社會,為此聯合社會力量,在上海市青少年活動中心一層設立了“愛咖啡”社會實踐基地。每周一到周五的下午,自閉癥青少年會在這里開展社會實踐,他們系著圍裙,分工明確,有的操作機器打磨制作咖啡,有的端著咖啡送到“顧客”面前。

        而這些顧客,是提前報名的志愿者。在“愛咖啡”喝咖啡不收費,志愿者一邊感受自閉癥青少年的服務,一邊與他們互動交流,幫助他們認知和了解社會。

        為了讓孩子更多地與社會連接,曹鵬團隊真是煞費苦心。孤獨癥孩子一個突出的特點是機械性的記憶力驚人,對地圖和路線十分敏感,能快速記住。團隊就多次帶著他們去地鐵站做志愿者,為乘客指路。

        此外,孩子們還連續六年跟著曹爺爺和“城交”志愿者去敬老院慰問演出!巴ㄟ^各種社會活動,讓原本需要被關愛的孩子開始關愛他人,也成為公益慈善的接力志愿者。這些轉變讓家長從絕望中看到了希望!辈苄∠恼f。

        在家人和社會各界的大力支持下,曹鵬的慈善事業不斷拓展。他們聯合萬向信托成立了全國首單關愛自閉癥慈善信托,用于幫助自閉癥人群生命周期的康復治療、教育培訓、就業支持、監護托養等;2021年,成立了上海市靜安之星社會監護服務中心;同年,上海市曹鵬公益基金會成立。

        2023年2月,曹鵬等10位個人(團隊)榮獲第一屆“上海慈善獎”慈善楷模獎。評委會寫給他的頒獎詞是:以杰出的藝術造詣享譽世界,以博大的慈善情懷幫助星星的孩子。他揮動起愛的指揮棒,構筑人生課堂,點亮人間希望。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黃婷、琦琦為化名)

        作者:萬小軍

        圖片編輯:張旭

        值班編輯:邱宇

      京ICP備202300116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386

      COPYRIGHT ©1999-2023 ZGCS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9久9久女女免费视频精品,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麻豆,久久精品99久久无色码中文字幕,国产99视频精品免视看7

        <em id="vtlno"><acronym id="vtlno"></acronym></em>
          <th id="vtlno"></th>

          <th id="vtlno"></th>
          <form id="vtlno"><tr id="vtlno"></tr></form>
          <th id="vtlno"></th>
        1. <progress id="vtlno"><big id="vtlno"><video id="vtlno"></video></big></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