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vtlno"><acronym id="vtlno"></acronym></em>
      <th id="vtlno"></th>

      <th id="vtlno"></th>
      <form id="vtlno"><tr id="vtlno"></tr></form>
      <th id="vtlno"></th>
    1. <progress id="vtlno"><big id="vtlno"><video id="vtlno"></video></big></progress>
      慈善家
      巴菲特最后的午餐:有人為追星,有人為名利,有人只是為了慈善

      中國慈善家 · 2022-06-22

      還有比八卦、股票、名利更重要的事情。

       

      本刊記者/龔怡潔

       

      北京時間6月18日上午10:30,本年度的沃倫·巴菲特慈善午餐拍賣在ebay結束,成交價為1900.01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27億元。網站采取匿名競拍方式,最終成交人的身份暫未有透露。

      慈善午餐的官方副題叫做“一個人的力量(Power of One)”。因為傳奇的華爾街投資經歷,巴菲特被奉為“股神”,常居福布斯富豪榜前列,而在慈善史上,可能也從未有人能像巴菲特這樣將如此巨大的影響力和世人無條件的追逐巧妙地轉換成慈善力量,讓手握巨額財富的人為一頓牛排館的午餐揮金如土。

      故事開始于2000年,最初,是巴菲特已故前妻蘇西提出了以一頓午餐做公益的想法。那一年,午餐最終的成交價格還只是2.5萬美元。拍賣所得善款悉數贈給了慈善機構格萊德(Glide),用于為無家可歸者、貧困婦女兒童、戒毒者、艾滋病患者等邊緣人群提供免費的膳食、醫療保健和住所。

      這一次開拍之前,巴菲特表示這將會是最后一屆慈善午餐,但并未透露理由。也許出于這個原因,本次的最終成交價遠超此前的20屆,比2019年創下的457萬美元成交記錄還要高出數倍。落幕時刻來臨之時,舉辦了21屆的慈善午餐已為格萊德募集了超過5300萬美元的善款。

       

      名利果腹

       

      和巴菲特吃一頓午飯,能從他那里得到什么?這是吸引很多參與者遐想的一個問題。

      2017年,BusinessInsider的兩位記者實地拜訪了每年慈善午餐的舉辦地——美國紐約的Smith&Wollensky牛排館。那時候餐館外部恰巧在施工,“并不是人們想象的那種會吸引世界頂尖富豪的特別外觀”,記者這樣評價。餐館的內部裝修得比較古典,暗黃色的燈光,磚墻襯著木地板,餐桌上鋪著白色襯布,擺著幾盞高腳杯。

      餐廳里專門為巴菲特留了一張配有九把椅子的圓桌,可以透過落地的玻璃墻直接看到餐廳后廚。

      慈善午餐舉辦地——紐約Smith & Wollensky牛排館。

      巴菲特常點的餐點包括牛排,薯餅,再配上一罐櫻桃可樂。這份套餐的價格大約是70美元。

      來嘗鮮的兩位記者則是把海鮮拼盤、各類牛排、烤魚、甜點都點了全套,最終花費800美元吃到撐。他們的評價是,“作為年輕人,可能更愿意去一家價格更實惠、菜品更有新意的餐館”。

      比起桌上的菜肴,午餐之外的延展空間則令人著迷得多。2010、2011兩年的中標者泰德·韋施勒(Ted Weschler)畢業于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還在讀書的時候,他就把巴菲特作為偶像。畢業后,韋施勒創辦了自己的基金公司,積累了足夠的資本后,連續兩年拍得與巴菲特共進午餐的機會。在第二次午餐席間,對他頗有賞識的巴菲特提出邀請:要不要加入我的公司,一起工作?等待這一刻多年的韋施勒最終追星成功,他放棄了自己的公司,以首位投資經理的身份,于2011年9月加入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

      中國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是2006年以62.01萬美元競拍成功的段永平。上世紀90年代,段永平先后創立了小霸王和步步高,后又投資網易公司股票,曾經進入中國區福布斯榜單前百。在那次與巴菲特的會面中,他還帶上了黃崢,后者第二年從谷歌出走,創辦了拼多多。

      本年度的沃倫·巴菲特慈善午餐拍賣在ebay結束,成交價為1900.01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27億元。

       

      不乏有人把這頓午餐當作在名利場攀登的絕佳支點,不惜花費數百萬美元購買一個全世界聚焦的宣傳陣地。最近一次的競拍獲勝者,2019年以456.7888萬美元成功拿下午餐的孫宇晨,被媒體看作“包裝”慣手。他在學生時代就是懂得拿獎項、頭銜和成績包裝自己的人。

      拍下慈善午餐時,孫宇晨已經是“幣圈”的深度參與者。他在2017年創立“波場TRON”,入場虛擬貨幣領域。在開餐前,他發微博宣布自己競拍成功:“我一直都是巴菲特價值投資理念的長期信仰者,同時我希望邀請區塊鏈行業知名人士一起與巴菲特交流,從而增進頂級傳統投資人與數字貨幣的理解和友誼,讓整個行業真正受益!”

      言下之意,是希望巴菲特轉變對虛擬貨幣的態度,說服這位投資大牛進圈,再助推一把“幣圈”上風口。實際上,巴菲特一直是虛擬貨幣的堅定反對者,他曾公開表示比特幣無異于賭博,其自身毫無價值。不管是否真的相信自己能達成這個目標,孫宇晨都物盡其用地用新名頭做足了營銷,當時他接受了美國CNBC訪談,在微博上和王小川互懟,在一片罵聲中也上了熱搜。

      最終這也成為了一次非常波折的會面。2019年7月,孫宇晨稱因突發腎結石住進醫院,直到次年2月,他才和巴菲特完成了約飯。

       

      慈善姻緣

       

      拍賣時常是場金錢和欲望的游戲。慈善午餐一直用它的激烈競爭刺激大眾的神經:今年的成交價會是怎樣的天文數字,是怎樣的食客愿意付出代價,席間幾人又會有怎樣的碰撞和周旋?

      但噱頭并非這場拍賣的本質。盡管前來競標者各懷心事,但對于巴菲特來說,慈善午餐的目的始終如一,就是慈善。

      巴菲特一直疏財重義。2010年,巴菲特和比爾·蓋茨夫婦等人共同簽署了“捐贈誓言(The Giving Pledge)”,承諾將捐出99%的財富用于支持慈善。當年,他捐贈市值370億美元的伯克希爾·哈撒韋股票給蓋茨基金會,這也是美國史上單筆金額最大的捐贈。

      截止去年,巴菲特已經將自己曾擁有的47.5萬份伯克希爾A類股捐出一半,按照目前的市值,這意味著巴菲特已經累計捐出了1000億美元的財富。

      紀錄片中,巴菲特與蘇西年輕時的合照。

       

      但巴菲特并非從一開始就熱愛慈善事業。曾經他更癡迷于數字,一門心思地研究投資。他的轉變和愛情故事有關:1952年,巴菲特和“蘇西”蘇珊·湯普森結婚。善良、憐憫和多情是蘇西帶入這段婚姻的特質,而這也在后來逐漸改變了巴菲特!疤K西,她塑造了我。如果當初我少了她,我不會在事業上取得成功。她讓我成為了更完整的人!

      HBO的紀錄片《成為沃倫·巴菲特(Becoming Warren Buffett)》中記錄了巴菲特的家庭故事。巴菲特的三個孩子都形容他是一個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人:在家這個空間里他在場,但多是理性地、自我地思考,很多時候就疏于傾聽和感知生活。蘇西在片中講,曾經有一次她發燒了躺在床上,找丈夫幫忙拿一個碗給她。巴菲特欣然應允,但是一通翻找后,拿上來的卻是一個濾盆!翱墒沁@個有洞啊,親愛的!碧K西說。巴菲特第二次下樓,配著濾碗拿上來了一個托盤——缺乏生活常識的他認為,這樣就能解決“有洞”的問題。

      1977年,蘇西離開了二人和孩子們定居的奧馬哈,出發去舊金山尋找生活的更多可能。在那之后,蘇西越來越多地關注人權問題,并帶領巴菲特一同參與。1993年,蘇西接觸到了教堂起家的慈善組織格萊德。在一番實地考察和驗證之后,蘇西也加入了志愿者行列,跟著格萊德的項目幫助社區內的邊緣人群。

      蘇西也向巴菲特介紹了這個組織。巴菲特起初同樣保留了一份懷疑,“聽起來他們做的事情太好了,好到讓人難以輕易相信的地步!钡S著訪問次數的增加,巴菲特也見證了格萊德志愿者們的努力。

      2000年,蘇西第一次提出了慈善午餐拍賣的創意,也促成了接下來二十多年因這頓午餐引發的傳奇故事。1965年,格萊德的資金預算還只有3.5萬美元,但時至今日,通過慈善午餐拍賣項目打開募資的渠道后,他們的資金預算擴大到了2000萬美元,這允許他們有能力去做更多的事。

      格萊德救助中心,正在分發食物的志愿者和前來領取救濟的人們。圖/Glide Foundation

       

      目前,格萊德每年分發出超過50萬份的免費膳食,搭建的救助中心為有需求者提供免費的避難所、醫療衛生服務和心理支援服務,疫情期間也提供免費的核酸服務。救助中心下分多個領域:婦女中心為經濟貧困或遭遇過創傷的婦女提供住所和小組情感支持;艾滋病支持中心為患者提供免費的醫療服務,并為吸毒人群提供清潔的注射器以控制艾滋病傳播;另外還有兒童托管服務、免費法律援助、出獄家暴者干預教育小組等。

      2004年,剛剛挺過口腔癌手術的蘇西,因為一次意外的中風去世。妻子的突然離世對于巴菲特打擊巨大。小兒子皮特在紀錄片中提到了父親當時的狀態:“母親走之后父親一度陷入黑暗,大多時候沉默而內向。他一直是個活得很獨的人,現在他不得不去思考,要怎么穿過隧道,找到有光的出口!

      蘇西留下的遺產是無形的,慈善成了巴菲特銘記她的思考與愛的支點。巴菲特并未選擇創立屬于自己的基金會,自2006年起,他持續為多年好友比爾·蓋茨和梅琳達·蓋茨的基金會捐資,并出任多年的基金會受托人,迄今為止已捐出半數身家。巴菲特的三個孩子管理著以母親命名的蘇珊·湯普森·巴菲特基金會,關注教育領域,為家鄉所在地內布拉斯加州的大學生提供獎學金支持。

      2017年5月,沃倫·巴菲特參加活動時吃雪糕。

       

      巴菲特的慈善表率也在美國掀起了巨浪。當時美國媒體對此高度評價:“比巴菲特的捐贈更加強有力的,是他帶給其他美國富豪的信息:世界上擁有最少的人應該從擁有最多的人那里獲益!

      近幾年,已92歲高齡的巴菲特開始卸下身上的一些擔子。他于去年6月辭去了蓋茨基金會受托人職位,也在今年決定為慈善午餐拍賣畫上句號。

      即使故事到了尾聲,他仍然把余下的工作規劃得井井有條。就在此次午餐拍賣期間,6月14日,巴菲特宣布再向蓋茨基金會等5家慈善機構捐出40億美元,也距離自己的捐贈誓言再近一步。

      “我花的錢還不到我賺的錢的1%,剩下的99%將會捐給別人,因為它對我并沒有用處。不把有用的東西給可以使用它的人是很愚蠢的!彼@樣闡釋自己的想法。

      今年3月,據美國媒體報道,格萊德決定以2億美元的資金重建救助中心大樓。曾經的那棟樓已經有90年歷史,電梯幾次罷工,空間對于避難者、工作人員和物資來說都不足夠。新大樓預計將有10層,廚房、大廳等都將擴展,也引入了更多現代化設施。在競拍的聚光燈之外的地方,已經悄然發生了很多改變,這是比起餐點、八卦、股票與名利來說,重要得多的事。

      圖片來源:IC、視覺中國

      圖片編輯:張旭

      值班編輯:邱宇

      京ICP備202300116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386

      COPYRIGHT ©1999-2023 ZGCS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9久9久女女免费视频精品,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麻豆,久久精品99久久无色码中文字幕,国产99视频精品免视看7

        <em id="vtlno"><acronym id="vtlno"></acronym></em>
          <th id="vtlno"></th>

          <th id="vtlno"></th>
          <form id="vtlno"><tr id="vtlno"></tr></form>
          <th id="vtlno"></th>
        1. <progress id="vtlno"><big id="vtlno"><video id="vtlno"></video></big></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