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vtlno"><acronym id="vtlno"></acronym></em>
      <th id="vtlno"></th>

      <th id="vtlno"></th>
      <form id="vtlno"><tr id="vtlno"></tr></form>
      <th id="vtlno"></th>
    1. <progress id="vtlno"><big id="vtlno"><video id="vtlno"></video></big></progress>
      慈善家
      《中國慈善家》2023年度人物 丨王石:老馬當先

      中國慈善家 · 2024-02-26

        1951年生,萬科集團創始人、萬科公益基金會理事長。1984年王石創立萬科,1989年萬科成為中國最早的上市公司之一,1998年成為中國最大的上市房地產公司,2016年成為《財富》世界500強企業。2001年起,王石相繼成為“中城聯盟”“阿拉善SEE基金會”“壹基金”等社會組織的創始人之一。2009年起,他連續參與聯合國氣候大會,并于2015年創立大道應對氣候變化中心(C-TEAM)。2003年和2010年,王石兩次登頂珠峰,2005年完成“7+2”(登頂七大洲最高峰,徒步到達南極點和北極點)。2010年至2019年,他先后赴哈佛、劍橋、希伯來等大學訪學,2015年被授予劍橋大學彭布羅克學院院士。

        曾幾何時,王石認為最自由的人生狀態是天馬行空不逾矩,他也覺得自己就是這樣的人。57歲那年,他迎來生命中最“抓馬”的篇章,“拐點論”“捐款門”將他打入至暗時刻,也讓他重新認識自我和社會的關系。

        如今,年過七旬的他反倒說自己離“不逾矩”還遠。2017年退休之后,他在商業與公益、事業與興趣之間的不斷切換,也頗讓外界眼花繚亂。生物科技、賽艇、氣候變化,深潛、深石、生物圈三號……涉足的領域、創立的品牌都很多,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主線是什么。

        2020年中國政府的雙碳路線圖讓他再次找到興奮點,用他自己說法“如同聽到沖鋒號的老戰馬”。他要在雙碳經濟的大潮中再顯身手,興奮程度不亞于32歲到深圳下海創業。

        王石饒有興致地暢談著迪拜氣候大會的種種變化,暢想著碳中和社區的理想圖景。那些發生在陌生國度、遙遠未來的故事對公眾來說很難感同身受,但他樂在其中,也很能自洽。

        就在同一時間,網絡上熱議的是他三歲的女兒。他仿佛生活在兩個象限,一個是關心糧食關心氣候關心人類前途命運的精英王石,另一個是在直播鏡頭前嘮嘮叨叨的凡人老王。這兩個角色都很真實,他都很享受,就像他說自己很珍視名譽也很愛出風頭。

        王石屬虎,因為脾氣火爆,人送外號“王老虎”。如今的他比年輕時更加清瘦、平和,望之儼然即之也溫。習慣了奔跑,便不會停下腳步。73歲的他如同一匹老馬,帶著與生俱來的敏銳與孤獨,義無反顧地奔赴命運的征途。


        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社會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華慈善總會黨委第一書記、會長宮蒲光為王石頒獎。攝影/本刊記者 張旭

      后知后覺

        王石的環保之路始于世紀之交。

        1999年,他辭去萬科CEO。為了充分放權、讓自己從管理事務中脫身,他選擇了登山。登山愛好者是他那些年顯著的標簽之一。

        2002年,他登上乞力馬扎羅山,但是沒有看到海明威筆下白雪皚皚的頂峰,只看到冰川。了解之后才知道,因為氣候變暖,積雪很快就融化了,乞力馬扎羅已經變成季節性雪山。這樣的落差促使讓他開始思考:氣候變化與個人、與萬科、與國家有什么關系?深究一番之后,他發現關系實在太大了。

        氣候變化的原因之一是原始森林的大量砍伐,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木材進口國,其中很大一部分進入建筑工地。萬科作為國內最大的住宅開發商,大量消耗著這些木材。這些因果關系讓他覺得必須轉變思路,不能走先發展后治理的老路,必須要走綠色環保之路。

        王石希望通過賽艇運動,向人們傳遞碳中和及保護水環境的理念。

        他稱自己是環保的后知后覺者,但是覺總比不覺好。

        2003年,王石提出像造汽車一樣造房子的住宅產業化之路,帶領萬科邁入綠色建筑時代。在房地產“躺賺”的年代,這似乎是費力不討好的舉動。王石的邏輯是,綠色建筑會多費些精力少賺點利潤,但在未來會成為萬科的核心競爭力。2007年,萬科發布首份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明確將環境及社會責任列為主要議題;2009年,萬科總部大樓引入國內第一個LEED白金認證,這是由美國綠色建筑協會建立并推行的《綠色建筑評估體系》最高等級。

        不僅自己的企業身體力行,他還發動更多的企業家及房地產行業共同參與。

        2004年,王石聯合眾多國內知名企業家共同發起成立阿拉善SEE生態協會,成為中國民間參與生態環保的重要力量。2008年至2009年,王石擔任阿拉善SEE第二任會長,綠色環保也開始成為他身上越來越顯性的標簽。

        上世紀80年代,王石第一次去美國是學習怎么賺錢,十多年后的2008年,他以阿拉善SEE會長身份帶領20多人的考察團赴美訪問,向美國的企業基金會學習怎么花錢。十多天里,他們走訪了洛克菲勒家族基金會、福特基金會等15個頂尖機構,系統學習戰略規劃、治理結構、資產保值增值等專業知識。

        2009年,王石首次出席聯合國氣候大會。那一年,中國企業只有三位代表出席會議,除了王石,還有企業家馮侖和一位秘書長。站在陌生的國際舞臺上,他們有點手足無措:想發布中國企業的氣候宣言都不知道怎么組織,想做一場活動也沒有場地,只能在廊道裝了兩個氣球裝置!拔覀兙驼驹谀莾,也沒人理我們!蓖跏貞浾f。

        但這沒有澆滅王石的熱情,過去的15年里,他連續出席聯合國氣候大會。

        對于外界而言,每年氣候大會的議題似乎大同小異,還經常伴隨著無疾而終的漫長談判!2009年到現在,15年過去了,頭發都談白了!蓖跏φ。盡管有先行者的孤獨,但他知道這是自己應該扮演的角色。

        2022年,英國格拉斯哥的26屆聯合國氣候大會上,他說:“我希望多年之后,如果有人路過我的墓地,不要對我指指點點,我就很開心了。如果他們勤奮一點,上網查一查,發現我們這代企業家,為子孫后代的生存環境,還是盡了點責任的,那我就瞑目九泉了!

        2023年,王石在COP28。

        經常有人問王石,連續這么多年參加聯合國氣候大會,堅持下來的動力是什么。除了責任感使然,環保對于他而言已更多是一種習慣,從最初的后知后覺到后來的半知半覺,再到現在的不知不覺。不知不覺中,他已站在氣候倡導的前沿,也通過十多年的奔波完成了領跑者的任務。

        從2009年第一次參加氣候大會來自中國民間的3個人代表100家中國企業參會,到2013年華沙大會,開始有了“中國館”和“中國企業日”,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組團參會,人員數字也從100變成1000;2015年巴黎氣候大會,1000又變成10000;2018年、2019年,這個數字又變成100萬。

        2023年的迪拜氣候大會,參與人數創歷年之最,參會的中國政府、企業代表團越來越多,與2009年的形單影只形成鮮明對比。讓王石感到欣慰的是,來自中國的隊伍里不只有他一個牽頭人,已經有七八個牽頭的了。

        “氣候大會,多好的一個宣傳舞臺,多好的一個招商舞臺,多好一個尋找合作伙伴的舞臺!彼唤锌。在這片廣闊的國際舞臺上,他曾經煢煢孑立一馬當先,十多年后的今天,他的身后已是萬馬奔騰。

      三心二意

        2017年退休的時候,王石讓團隊給他整理一下自己在多少社會組織掛職,最終結果是45家。他說一定要減到30家。2023年底,他讓秘書查一下現在減到多少家了,最新結果是52家。

        壹基金、阿拉善SEE、深圳紅樹林基金會、西安鄉村發展基金會……除了擔任萬科基金會理事長,王石同時也是許多基金會的發起人、理事,而且都是實打實地要參加會議、提出建議,掛名的事絕對不干。

        希望工程創始人、南都基金會名譽理事長徐永光是王石進入公益圈的啟蒙者,作為國民公益品牌的希望工程讓他對公益有了最初的認知。

        2003年登珠峰途中的一次探訪讓他下定決心投身公益。在西藏的一所盲人學校,一位盲童請王石蹲下來,并用雙手撫摸、感知他。孩子出人意料的舉動和一句“叔叔,您是一個好人”將王石原本的居高臨下沖刷得無影無蹤,也讓他的內心受到極大震撼。

        兩個月后,他從珠峰返程,見到了盲童學校的創始人薩布瑞亞·田貝肯,一位只身來到西藏的德國盲女。王石向她承諾,今后學校每年的行政開支他來承擔,也由此開啟了他個人的公益之路。

        2024年1月8日,“破界·影響力慈善論壇2023”活動中,王石介紹對他影響至深的西藏盲童學校創始人薩布瑞亞。攝影/本刊記者 張旭

        “廣告代言收入再加上我曾經承諾的三分之一的工資做公益,我每年差不多拿出個人的2500萬元做公益,跟公司沒有任何關系!薄吨袊壬萍摇2023年影響力慈善論壇上,王石這樣說。

        盡管如此,他給自己的定位依然是企業家。

        正如他在《我的改變——個人的現代化40年》一書中所說,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企業家,即便是在商業上已經獲得了很大的成功,也很難從內心里認同自己的商人身份。

        他喜歡讀湯因比的《歷史研究》,不知不覺中也帶著歷史的視角看問題。放眼中外,在商業和公益的雙重維度上他看到了洛克菲勒、福特、胡雪巖!笆痛笸酢甭蹇朔评胀诵莺笾铝τ诖壬剖聵I,他在教育、醫療領域的捐贈如今仍舊造福全球;1936年,亨利·福特父子創辦的福特基金世界聞名,卻已與福特汽車沒有太多關系;紅頂商人胡雪巖一時風光無限,最后吞金自殺,但是他創辦的胡慶余堂依然澤被至今。商業的輝煌可能是短暫的,而公益慈善的影響力卻可能跨越幾代人。

        2008年被稱為中國民間公益元年,也是王石個人的至暗時刻。汶川地震后激發出空前的全民捐贈熱情,但萬科200萬的捐款和王石在博客上的回應讓他瞬間成為輿論焦點。網絡上有人評論,雖然你登上了珠峰,但是你的道德高度還不如墳頭高。之后的股東大會上,他無條件道歉,有股東代表當面指責:能說出你的真實想法說明你坦蕩,但是作為公眾人物你暢所欲言只能代表你無知。

        對于看淡財富卻把名譽看得比什么都重的王石而言,這是巨大的屈辱和折磨。他曾說,放棄了萬科的股權讓他收獲了二十多年內心的平靜。但是在2008年的當下,他百口莫辯。紀錄片《遵道》真實地記錄了當年那些讓他備受煎熬的瞬間,他在鏡頭前感慨:“我現在才知道要堅持自己信奉多年的價值觀是這么難!

        同時,他也說時間會證明一切。2011年,郭美美事件之后,有網友跑出來向王石道歉。但在王石看來,類似的表達多少帶有情緒色彩,與事實真相和理性思考相去甚遠。多年后,他依然自我反思,在大災大難面前那些看似清醒、眾人皆醉我獨醒的言論實際上是個人英雄主義作祟,也是不成熟的表現。

        2017年退休之后,他也曾經歷過一段兜兜轉轉:一度對分子生物學產生濃厚興趣,在華大基因做過幾年聯席主席,也發起成立了鄉村發展基金會,想到戈壁灘上去種莊稼。

        王石不是沒有想過全心全意做一個公益人,但是,他發現自己的個性并不一定合適。他承認自己非常喜歡出風頭,但做公益慈善一定要受得了委屈、寂寞。另外時間上也不允許,“要成功必須全心全意,全心全意都不一定能做好,三心二意更不可能做得好”,他這樣告誡自己。

        碳中和時代的到來,讓他發現自己的長項還是在商業領域!胺路鹞抑20年的許多工作,創業、環保、運動都在為碳中和事業做準備。也就是說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創業,70歲我才找到了一輩子值得的事業!彼谝淮尾稍L中這樣說。

        王石參加COP25。

        盡管無法從內心認可自己的企業家身份,但他相信企業家的社會組織能力。更重要的是,很多社會問題,包括氣候變化這樣的全球問題依然要通過商業手段來解決。

        “大眾一般都會認為綠色發展更多的是公益屬性,但當綠色技術和商業結合在一起時,它們創造出一種低碳經濟,通過商業手段才能實現可持續的綠色發展。2023年聯合國氣候大會有兩個主題,第一個團結,第二個行動。行動起來必須是商業行為,光是公益慈善那點錢根本不夠!彼麤Q定再度出馬。

      當走的路

        疫情三年轉眼翻篇,但往事并不如煙。王石說,馬勒的交響樂一度讓他淚流滿面。

        疫情暴發前的2019年,他出版了《我的改變——個人的現代化40年》一書,坦誠剖析自我。書中個人際遇與時代風云交叉敘事,真實而富有感染力。

        疫情讓很多事情戛然而止,對于一個“世界主義者”的困擾可想而知。但他依然沒閑著,先是為國內疫情尋求物資,然后又向國際社會輸送物資;從格拉斯哥到沙姆沙伊赫,聯合國氣候大會他每年必到;投身碳中和社區需要到世界各地考察,2020年他啟動了世界運河城市穿越計劃,目標是100座城市,最后穿越了123座城市。

        “任性”的代價也很大。為了參會、考察,有時必須經受輾轉多國、長時間隔離的煎熬——2020年、2021年他分別被隔離了共計9周,2022年被隔離了13周。但他以苦為樂,甚至視頻分享隔離期間的生活,還忙里偷閑出版了一本新書《回歸未來——王石的十四國運河穿越》。

        2020年4月2日,清華大學萬科公共衛生與健康學院的成立是企業捐助科教的大手筆。當年,萬科員工向清華大學教育基金會捐贈2億股萬科股票,共建公共衛生與健康學院。學院成立當天,王石在微博發布了一條早年的視頻并配文:“36年,感君托高義,終不負初心!”

        1988年,萬科成立的第四年,以王石為首的創始團隊放棄了本可以分配到個人的股份,設立萬科企業股資產。其后,萬科員工代表大會一致決定,將這筆資產貢獻給社會、最終用于公益,資產總值也從1988年的520萬增加到2020年的53億。王石說:“對于萬科企業股資產來說,這是它最好的歸宿!

        正是因為疫情期間的種種奔忙,讓他疫情過后更有收獲感!叭暌咔檫^去,我說我怎么又走到前面來,因為很多人都在躺平的時候,我沒躺平!

        2011年,他只身到哈佛到求學,其后又游學劍橋、希伯來,疫情終止了他的學習計劃,不過也給了他重新出發的契機。他知道,自己終究不是學者,學以致用才是目的。

        2020年4月19日,深圳市鹽田區萬科大梅沙碳中和實驗園區,69歲的王石攀登攀巖墻。圖/CNSPHOTO

        雖然他并不刻意規劃未來,但是在碳中和經濟領域,他“一不小心”準備了十年。從最早的環保、企業社會責任,到現在的ESG、碳中和,他在看似不經意之間踩對了時代的節拍。妻子田樸珺評價說,“他不是一個今天的中國人,他也許是一個未來的中國人。他可能活得更超前,更加像之后的人”。

        40年前,他敏銳地走出體制下海經商,經過摸爬滾打將萬科發展成中國最大的房地產商,并創造了以現代企業聞名和“讓建筑贊美生命”的居住美學。碳中和經濟時代的到來讓他決心全心投入,“讓碳中和社區贊美生命”。

        他有一個中心、四個維度的美妙構想:以“讓生活更美好”為中心,從運動健康、生物多樣性、美好社區、碳中和四個維度構建未來居住圖景。他也有清晰的時間表,5年跑通商業模式、8年資金回籠、12年推向國際。

        “社區是個小城市,城市是個大社區,這個模式走通了,我們就能夠為中國的碳中和社區、碳中和城市提供一個可行的模式和方法!睆膶嵺`經驗和行業反響來看,王石認為自己現在做的項目已經在國際上處于第一方陣了。

        “創業這么多年的經驗,我不做這個事,不在這個商業大潮當中扮演這個角色,我都對不起我自己!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年齡對他來說似乎不成問題,73歲的王石稱自己還在迅速改變。他曾表示,企業家只要身體健康、頭腦清醒就可以一直創業!爸辽傥矣蟹浅娏业挠,我還要做事。我最擔心的是什么?沒有欲望了,那就意味著生命終結了!

      對話王石

      做慈善家比做企業家難得多

        《中國慈善家》:疫情之前的2019年您出版了《我的改變》一書,疫情三年您有什么新的改變嗎?

        王石:我對未來的認知和這本書是非常一致的。我2019 年認識的一些問題,現在不過就是被疫情加速了,沒有什么更新的東西。比如說中美關系、俄烏戰爭、人工智能,這些問題是疫情導致的嗎?這三年沒有發生什么本質的變化。

        《中國慈善家》:疫情期間,萬科捐出企業股資產幫助清華大學建立公共衛生與健康學院,您怎樣看當時這個決定?

        王石:恰好是疫情給了我這樣一個機會,讓我有機會去解決人類共同面臨的問題,這筆錢用在這里我感到非常欣慰。

        《中國慈善家》:您會把自己定義為一個慈善家還是公益人?

        王石:我就是個企業家,既不是公益家,也不是公益人。要做公益人就一定要全心全意,我現在還是三心二意,我得做其他的事,主要的精力還是在企業方面。做慈善家要比做企業家難得多,而且我的性格不一定很適合。我非常喜歡出風頭,我知道我的缺點。

        王石接受本刊采訪時坦言,做公益比做企業要難得多。攝影/本刊記者 張旭

        《中國慈善家》:做企業和做公益有什么不同?

        王石:做公益比起做企業難得多。企業家講效率,我投了多少錢、投多長時間、什么時候能有回報?實實在在,很清楚。做公益怎么評價?很難說,對不對?有時候需要隔好幾代人才能去評價。就像洛克菲勒、福特、胡雪巖,現在都是他們的第四代、第五代人來夸獎自己的先人。我們還是第一代啊,怎么衡量我們呢?

        《中國慈善家》:如何看待中國公益慈善組織的發展現狀?

        王石:一般而言,社會上有三種力量:政府管理國家,企業創造財富,公益慈善組織參與第三次分配,促進社會穩定、平衡發展。在中國社會里,政府扮演最主要的角色,至少占到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企業和公益組織怎么來平衡?顯然中國現在的公益慈善組織發展遠遠不夠,但是40年后的今天已經有了非常長足的進步。

        《中國慈善家》:2008年的捐贈門風波過去 15 年了,您覺得公益慈善的土壤有變化嗎?

        王石:我是這樣看,年輕一代起來了。對于80后、95后、00后來講,做公益、做環保生態,他們覺得是理所當然的。因為這代人更國際化,這些東西已經是他們從小認知培養的一部分。這是很大的一個差別,也讓我很欣慰。

      獲獎理由

        40年前,他創立深圳萬科,秉持“讓建筑贊美生命”的人文精神,在獲得巨大商業成功的同時,也讓現代企業文明開花結果;世紀之交,他將目光投向環保、公益領域,成為中國企業家群體履行社會責任、參與社會治理的領軍者;15年來,他連續出席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從形單影只到一呼百應,追隨者的隊伍不斷壯大,為應對氣候挑戰貢獻中國力量;2020年,中國政府宣布碳達峰、碳中和目標,70歲的他如同聽到沖鋒號的老戰馬,滿腔熱忱披掛上陣,為雙碳愿景下的美好未來盡己所能。

      獲獎感言

        我是今年73歲,65歲之后一被頒獎都是給一個終身榮譽獎。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已經結束了,所以我很擔心今天給我的是否也是這個獎?戳艘幌,不是,說是因為應對氣候變化,我就特別高興。至少咱們《中國慈善家》、微博在慈善方面年齡無上限。我一不小心從2009年第15屆氣候大會一直參加到現在,如果我再繼續參加5年,我就是中國參加聯合國氣候大會次數最多的人了。所以我還要堅持,謝謝你們!

       

      作者:程昕明

      人像攝影:張雁文(AXstudio)

      圖片編輯:張旭

      值班編輯:楊永潔

      京ICP備202300116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386

      COPYRIGHT ©1999-2023 ZGCS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9久9久女女免费视频精品,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麻豆,久久精品99久久无色码中文字幕,国产99视频精品免视看7

        <em id="vtlno"><acronym id="vtlno"></acronym></em>
          <th id="vtlno"></th>

          <th id="vtlno"></th>
          <form id="vtlno"><tr id="vtlno"></tr></form>
          <th id="vtlno"></th>
        1. <progress id="vtlno"><big id="vtlno"><video id="vtlno"></video></big></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