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vtlno"><acronym id="vtlno"></acronym></em>
      <th id="vtlno"></th>

      <th id="vtlno"></th>
      <form id="vtlno"><tr id="vtlno"></tr></form>
      <th id="vtlno"></th>
    1. <progress id="vtlno"><big id="vtlno"><video id="vtlno"></video></big></progress>
      慈善家
      《中國慈善家》2023年度人物 丨丁勝:為“窮人病”創新藥

      中國慈善家 · 2024-02-21


        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GHDDI)主任,清華大學藥學院首任院長、拜耳特聘教授。2015年,參與創建清華大學藥學院,并促成蓋茨基金會、清華大學、北京市政府于2016年創建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丁勝主要從事開發全新的化學生物學方法,并將其用于干細胞與再生醫學的研究,以期發現和鑒定可以調控細胞命運和功能的全新小分子藥物。他所領導的研究團隊在“小分子化合物誘導單功能細胞轉變為多功能細胞”方面,一直保持著世界領先水平,部分研究成果在國際上首次對生命科學領域的多個新概念和技術進行了突破、闡釋和解析。

        丁勝十分內斂,面對記者采訪他沒那么容易打開,也不會和你分享什么人生故事,總強調自己的日常特別簡單、乏味,沒什么可說的。當記者試圖去發掘一些小故事或人生細節,讓丁勝回憶過往的“曲折經歷”,顯然讓他有些為難。

        這位四十多歲的科學家,似乎這輩子沒經歷過太多坎坷。面對記者的追問,他想了蠻久,才想起印象較深的一次挫敗,那是在高二的時候,他與高三的學長一同挑戰全國化學選拔賽,成績向來優異的他在比賽中發揮失常,沒有拿到獎。

        不過在另一方面,對于科學家而言,總是要攻克一道道難關,困難和失敗是家常便飯。以丁勝理性淡定的性格,他不習慣怨天尤人,而是早已學會適應甚至享受這個過程。他自我總結自己是一個簡單的人,“專注”“簡單”“運氣”,是他在采訪中常會提到的詞。

        會有壓力嗎?怎么應對壓力?記者試圖引導他表達一些個人情緒,他習慣性地稍加思索,還是給了一個特別理性的答案:“就是實事求是,用你最大的努力去做,就不會有壓力!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民盟中央副主席、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鄭功成為丁勝頒獎。攝影/本刊記者 張旭

      學霸、科學家、創業者

        實事求是,這也是他從父母那里獲得的價值觀和方法論。丁勝出生在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曾是北京大學物理學院的教授,母親是醫生。他從小就是別人眼中的學霸,自律、專注,學習成績始終名列前茅。

        在北大附中就讀時,丁勝對化學產生了濃厚興趣。高中期間,他獲得了國際化學奧賽銀牌,被保送至北京大學,如愿就讀化學專業。為了尋求更好的學習和科研條件,丁勝轉學到美國加州理工學院就讀,在獲得化學學士學位后,隨即前往世界頂尖的斯克里普斯研究所(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深造,獲得博士學位。

        讀博期間,丁勝的研究方向從開始的合成新的化學藥物分子逐漸轉入探究這些分子能發揮什么生物學作用,進而深入走進了干細胞生物學領域,聚焦組織器官的再生以及化學小分子如何調控細胞的命運和功能的研究。

        循著科學探索的路徑,丁勝發現這些化學小分子還有治療疾病的潛力,于是他又踏入了制藥轉化領域。在美讀博士期間,丁勝所在的斯克里普斯研究所是一家私立的非營利性質的生物醫學研究機構。丁勝的博士導師舒爾茨(Peter G. Schultz)后來也成為這家研究所的負責人。當時,舒爾茨還創建了諾華研究基金會基因組學研究所(GNF),以技術驅動理解人類基因組,研制新藥治療疾病,獲得了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簡稱蓋茨基金會)的支持。

        2017年3月24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以及清華大學聯合發起成立的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GHDDI)在京啟動。圖/受訪者提供

        丁勝對GNF的運作模式有充分的參與和了解,這為他后面參與創建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GHDDI)積累了經驗。博士畢業后,丁勝留任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化學系,先后擔任助理教授和副教授,從事基礎科學研究。2011年,他受邀到美國舊金山的格拉德斯通研究所(Gladstone Institutes)擔任冠名資深研究員及教授,同時在加利福尼亞大學舊金山分校藥物化學系任教授。

        2014年底,丁勝從時任清華大學校長陳吉寧等老師的描述中,了解到自己研究的領域在國內發展的前景,而清華大學也在加強醫藥學科的建設與發展。丁勝擁抱了這個讓他激動的機遇,回國加入清華大學。

        在干細胞調控以及成果轉化方面,丁勝積累了十多年的經驗,這既是他喜歡的事情,同時也是擅長的工作。丁勝告訴《中國慈善家》,當時設想的藍圖是,創立一個新的平臺,把自己的經驗和資源輸出給更多人,推動基礎科學研究和成果轉化,從中賦能以發揮更大的影響力。參與創立新的學院可以做更多事情,這與學校的發展思路一致。2015年12月,清華大學在藥學系的基礎上正式成立了藥學院,40歲的丁勝擔任首任院長。

      非商業驅動的新藥研發

        丁勝擔任清華大學藥學院院長之后,另一個機遇接踵而至。蓋茨基金會在尋找解決全球健康疾病的合作伙伴。作為全球資產規模最大的慈善基金會之一,蓋茨基金會主要通過投資和分配資源,支持相關組織機構實現基金會設定的計劃和目標,推動全球健康和發展創新。

        學術界對“全球健康”的定義仍存在分歧,但毫無疑問,全球健康是跨國界的。蓋茨基金會認為的全球健康,通常指的是在發展中國家被忽視的疾病,如結核病、瘧疾等傳染病。

        受制于經濟發展等因素,這些疾病在發展中國家負擔尤為沉重。由于多數患者沒有充足的支付能力購買藥品治療,因而這些疾病也被稱為“窮人病”,嚴重影響世界上最貧困人口的生存與發展。蓋茨基金會的重要使命之一,便是在全球范圍內消除瘧疾。但一個殘酷的現實是,這些疾病往往不受醫藥企業重視。遵循市場規律,醫藥企業的研發主要受商業驅動,顯然,針對這些疾病的藥物研發投入在發展中國家難以實現合理的商業回報。

        蓋茨基金會聯席主席比爾·蓋茨曾在一次演講中,將投入研發瘧疾藥物和治療脫發禿頂的費用做了比較——因為受禿頂困擾的富人購買力強,所以藥企優先考慮投資研發脫發治療技術。根據國際生發術協會和世界衛生組織提供的數據,全球每年投入在脫發手術治療上的資金高達20億美元,而在2010年,只有5.47億美元被用于瘧疾研究。

        2023年6月15日,GHDDI主任、清華大學藥學院教授丁勝陪同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聯席主席比爾·蓋茨參觀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GHDDI)。

        針對這種未被滿足的非商業醫療需求,而且是更有挑戰的高難度、周期長的創新藥物研發,即便與實力雄厚的醫藥企業合作,通過傳統的商業驅動路徑所取得的效果實際也遠遠達不到需求。

        想要破解這種市場機制失靈的困境需另辟蹊徑,創新體制機制和模式。同屬于發展中國家的中國經過多年來的不懈努力,在減少貧困和改善全民健康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也具備科技實力和人才的優勢。蓋茨基金會開始設想,在中國創立一家科研機構推動全球健康領域的藥物研發。

        丁勝得知這個信息后,與蓋茨基金會接觸,一同謀劃。剛上任清華大學藥學院院長的他,也想借助清華大學的人才和科研優勢搭建更好的平臺!拔乙彩钦J同這樣的一個愿景,覺得很有感召力,就去做了!倍僬f。

        而作為中國首都的北京市,也在大力推進全國科技創新中心建設,醫藥健康產業被列為北京市重點發展的十大高精尖產業之一。這些天時地利人和綜合的因素,最終促成了北京市政府、蓋茨基金會、清華大學三方的攜手合作。

      聯動全球頂尖資源

        2016年1月,清華大學與蓋茨基金會在瑞士達沃斯就成立“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北京)”簽署了合作備忘錄。作為一家新型的藥物研發機構,雖頭頂耀眼光環,但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GHDDI)的落地并沒有像想象中的一帆風順。

        困難也是從未遇到過的。在發達國家,私人非營利性的科研機構如同私立大學一樣普遍,而國內在這方面還未完善有關政策,特別是由外資參與設立的民辦非企業單位也沒有借鑒的先例。GHDDI首席運營官陸漫春介紹說,首先登記注冊的流程就耗時七個月。由于涉及外資準入、政府財政資金劃撥等未曾遇到過的問題,需要花大量時間和有關部門溝通協調,各方在摸索中一步步尋求解決方案。

        2016年8月,GHDDI完成登記注冊。2017年3月,北京市政府、蓋茨基金會與清華大學簽約正式啟動機構的運營。GHDDI的落地創下了多個首次:國內科技領域首個采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PPP)的民辦非企業單位,同時也是蓋茨基金會在全球首個直接參與運作的研究機構。

        GHDDI中心主任這個職務,丁勝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在聽取有關方面的意見和建議后,GHDDI確立了自己的使命:研發新藥,治愈痼疾。傳播新知、培養人才、引領創新,解決未被滿足的醫療需求。運營前期,搭建科研團隊是一項重要工作,GHDDI招募的人才不僅要有過硬的科研能力,還要具備工業產業界的經驗。

        而在三方參與共建的情況下,GHDDI又該如何平衡各方利益保持新藥研發的初心和使命?丁勝告訴《中國慈善家》,從發展創新藥平臺的角度而言,推動全球健康事業發展是蓋茨基金會最聚焦的目標,但這并不是政府和大學唯一看重的內容。通過開發創新的技術和平臺,培養能夠真正解決藥物研發領域不同問題的人才,進而推動中國生物醫藥產業的研發創新和發展是大家的共識。

        過去幾年,GHDDI培養的人才有的已經開始創立新的機構,為行業和社會創造更多價值!巴ㄟ^一系列的嘗試,在平衡各方對目標的具體需求的同時,也能夠保持新藥研發的初心和方向。蓋茨基金會不僅提供資金支持,也將其合作網絡中的機構及項目對接給我們,使得創立初期的GHDDI能夠快速地進入研發狀態!倍俳榻B說,GHDDI絕大多數的項目都聯動了國際頂級科研機構和資源一起共建,發揮各自的智慧和優勢,一同推進解決問題,這已經成為GHDDI的一個顯著特點。比如抗瘧疾項目,就是GHDDI聯動瑞士和美國的科研團隊一同投入研發。

        2023年12月15日,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實驗室工作的科研人員。攝影/本刊記者 張旭

        GHDDI目前主要聚焦瘧疾、結核病以及抗病毒感染三個疾病領域的創新藥物研發。

        盡管中國已經獲得世界衛生組織頒發的國家消除瘧疾認證,但全球消除瘧疾的任務依舊任重道遠。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的《2023年世界瘧疾報告》顯示,2022年,全球約有2.49億例瘧疾病例,比2019年新冠疫情大流行前的2.33億例水平高出1600萬例。時至今日,盡管已有成熟的藥物治療瘧疾,但在非洲一些國家和地區,瘧疾依舊普遍,特別是兒童因瘧疾致死數量依然十分驚人。

        從藥物角度來看,現有藥物對于非洲一些地區的抗瘧效果并不明顯,甚至是無效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現有治療瘧疾的藥物使用很不方便,不僅需要每天用藥,而且用藥劑量較大,有些地區的人尤其是兒童難以有條件持續地使用這種藥物。另一方面,藥物使用不當也增加了瘧原蟲出現強耐藥性的幾率。

        這些棘手的問題和挑戰恰恰是GHDDI要去解決的?汞懙男滦蝿菀筢槍Ψ侵薜貐^開發的藥物必須是單劑量、一次用藥就可治愈,另外還要求對所有的已經耐藥的瘧原蟲都有效。

        針對這樣的目標,GHDDI過去幾年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進行創新藥研發。丁勝向《中國慈善家》透露,GHDDI與瘧疾藥品事業會(Medicines for Malaria Venture)和瘧疾藥物加速器(Malaria Drug Accelerator)兩家國際組織合作研發的一款抗瘧新藥即將進入臨床研究,預計小劑量單次服藥就可治愈瘧疾。這款新藥一旦在臨床上得到進一步驗證,未來將有更廣闊的應用場景。

        “很小的一片藥,患者只需要吃一次,這個病就能治好。這樣一來,兒童的死亡率可以得到遏制,也可以阻斷疾病的大面積傳染。此外,去非洲旅行的人吃這款藥可以提前預防,起到一個保護作用!倍僬f。

        不僅如此,對于這款創新藥,GHDDI還要求生產成本足夠低。丁勝進一步解釋說,這種創新藥帶有強烈的公益屬性,并沒有商業化的前景,一般由發展中國家政府以及慈善機構大量采購分發,達到可及性。丁勝十分期待,在不久的未來,這款創新藥能夠帶來新的改變。

        GHDDI另一個研發重點是新的抗結核病藥。目前市場上并不缺少治療結核病的藥物,只是患者通常需要進行6至9個月的漫長治療周期,且是藥物組合的治療方案。藥物產生的毒性又會給患者帶來新問題,導致很多患者難以堅持治療。此外不能堅持用藥還會導致耐藥性,這些都會影響最終的療效。同樣,GHDDI針對結核病研發新藥的目標,就是要在縮短治療周期的同時,還能降低藥物的毒性。

        在抗病毒感染方面,2020年1月,GHDDI啟動了針對新冠病毒的藥物研發,目前已有兩款藥物完成了臨床一期研究,得到了較好的驗證。進入后疫情時代,由于種種原因,人們已不再關注新冠藥物,用藥需求銳減。在市場的作用下,商業機構紛紛減少或停止投入該領域的藥物研發和生產。

        但丁勝和團隊并未因此卻步,他們思考的是,新冠病毒未來會不會持續存在?會不會不斷地演變?團隊要對未來可能出現的冠狀病毒,以及其他類型的病毒,進行預判并展開研發!耙仓挥邢裎覀冞@樣的具有公益屬性的機構,不是商業驅動,所以不會受到市場因素的干擾。無論市場好還是不好,我們會堅持做應該去做的事情!倍僬f。

      事業的可持續性

        2022年7月,丁勝卸任清華大學藥學院院長一職,仍繼續留在藥學院任教并從事研究工作!霸柑煜录膊,有藥可醫,觸手可及!痹谛度胃醒灾,他提到了藥學院在科研領域取得的成果:在國際頂級期刊發表引領性研究成果百余篇,促進創新成果的轉化,至今已催化十余家創新藥研發公司的創立,有多個創新藥物和診斷產品進入臨床研究或面市。

        在他看來,大學與GHDDI是一種上下游交叉聯動的關系。大學更聚焦人才培養和基礎科學研究,GHDDI則更聚焦在下游,通過開發創新的藥物來滿足疾病具體的需求。

        2023年6月,比爾·蓋茨在2019年新冠疫情暴發后首次到訪中國,在訪問GHDDI期間,他發表了題為《以創新之力應對全球挑戰》的演講。蓋茨基金會隨后宣布繼續攜手北京市政府和清華大學,共同支持GHDDI開發拯救生命的藥物,用于治療結核病和瘧疾等嚴重影響世界上最貧困人口的傳染性疾病,改善全球健康。

        為進一步加強GHDDI的藥物研發能力,蓋茨基金會承諾未來五年繼續向GHDDI提供5000萬美元捐贈,北京市政府承諾提供同等規模的資金支持,清華大學也將繼續在科研平臺建設與共享、成果轉化、人才培養等方面支持GHDDI發展。

        2024年是GHDDI正式投入運營的第七年,在踐行研發新藥、探索新知、培養新型人才、改善全球健康使命的同時,邁入新的階段的GHDDI如何實現可持續發展?如何能讓GHDDI搭建的能力,積累的人才與經驗,已經產出的成果以及潛在的價值更多地被看到,吸引更多人來一起投入,從而發揮出更大的作用?這也是丁勝如今時常要思考的一大問題。在頭五年的建設初期,除了發起方蓋茨基金會和北京市政府的捐贈,GHDDI也得到了包括福光基金會創始人李明治、騰訊基金會等社會領域的資助。

        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實驗室。攝影/本刊記者 張旭

        GHDDI也希望成為創新播種機,輸出創新的原動力,催生更多同類的新型機構和企業開發不同新藥項目,推進生物醫藥創新發展。丁勝向《中國慈善家》表示,GHDDI未來也會探索一些商業化路徑,一種是依托現有開發的創新技術和培養的人才,讓其獨立出去成立新的公司接受社會資本融資,以此推動創新藥物研發。另一種是通過技術轉讓的方式,與大型醫藥企業共同開發藥物并推向市場,獲得收益再反哺GHDDI的發展。他也設想未來成立公益基金會,更好地管理和使用捐贈資金以產生更大的價值。

        作為共同創始人,丁勝還參與創建了包括Retro在內的多家生物技術公司。橫跨科研、教育、產業等多個領域,丁勝也在管理者和創業者的方向繼續深耕。

        2022年6月,丁勝領銜的研究團隊發布了一項突破性研究成果。經過六年多時間的攻關,團隊首次發現全能干細胞的體外定向誘導及其穩定培養的藥物組合,并以《采用小分子雞尾酒組合誘導小鼠全能干細胞》為題發表在國際頂級學術期刊《自然》(Nature)雜志。清華大學發文評價:該研究標志著全新的生命創造研究領域開啟。

        這項研究成果經歷了成千上萬次試錯,篩選了數千個小分子組合。丁勝在為團隊努力終獲成果感到欣慰的同時,也謙稱自己“算是運氣比較好的”。

        以前,這位科學家更多是專注于幕后,用自己的專業能力推動一個個科研課題。但自從參與創建清華大學藥學院、接掌GHDDI之后,他的認知上也在轉變。他開始跳出科研人員的思維,更多地去關注政策制度、體制機制,也思考資源的平等性對人類健康生存具有重要影響的深層次議題。

        從小,丁勝就喜歡旅行,只要有時間和機會,就背上行囊出去轉一圈。他曾經有個執念,要看遍全球的“世界遺產”,如今已經看了超過250個。顯然,離一千多個的目標還很遙遠,不過他已經放下這個執念。畢竟,看世界的方式有很多種,比如他現在所從事的事業,對全球健康議題的追問與探索,或許也是探究這個廣闊世界的一個獨特方式。

      對話丁勝

      我不害怕問題

        《中國慈善家》:2023年,你作為生物與醫學科學領域候選人正式入選“新基石研究員”項目。你曾經說,這個項目的入選者平均年齡偏高,建議可以考慮進一步年輕化。為什么會這么說?

        丁勝:對多數人而言,隨著年齡的增長,對風險的承受或者把控會變得更加嚴謹、小心,年齡越大其實越不敢冒風險。年輕人承擔風險和創新度會更高。

        《中國慈善家》:你回國工作出任清華大學藥學院院長的時候才40歲,當時有壓力嗎?

        丁勝:應該做什么,怎么做,這對我來說其實是沒有什么擔心的,我很愿意去做這個事情。我覺得這件事本身很有意義,也很激動人心,但壓力肯定是有的。

        《中國慈善家》:你有偶像嗎?

        丁勝:曾經有,是我讀博士期間的導師,我覺得他就是我的偶像。我對偶像的定義,就是希望自己能夠做他做的事情。我的導師是這個領域的大咖,他的科學發現、他做的一系列工作,從我的職業追求角度來講,當時覺得如果自己也能達到這個程度,那是非常令人期待的。后來我獨立工作以后,在很長時間里沒有什么人是我的偶像了。有很多人是我很尊敬的,但已經沒有那種要做到像誰一樣的程度的想法了。

        《中國慈善家》:你在北京長大,后來又去美國生活了近二十年,帶給你哪些不一樣的感受?

        丁勝:我在北京長大,也經;貒,北京還是我熟悉的地方。不論是國內還是國外,我的工作和生活其實都比較簡單,基本上只聚焦在辦公室和家兩個地方,其他的空間沒那么重要,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接觸。

        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GHDDI)主任丁勝,“立足中國,惠及世界”也是該中心的愿景。攝影/本刊記者 張旭

        《中國慈善家》:你有哪些愛好,工作以外喜歡做什么?

        丁勝:我喜歡旅游,看不同的東西。就跟很多人喜歡集郵一樣,我非常喜歡看世界遺產。我如果去一個地方,一般會去看當地的博物館或古跡,因為它確實沉淀了很多,讓我們的生命更有厚度。

        世界遺產一共有1000多個,起初我計劃把它們全部看完,但后來覺得這個其實很難,我才看了250多個。我現在已經沒有那個執念了,有些東西其實可以多看幾次,感興趣的東西看一次不夠,就跟有些書一樣,第一次讀和后面再讀的感受其實都不太一樣。

        《中國慈善家》:你怎么理解2023年度慈善盛典的主題“恒心至善”?

        丁勝:我個人體會就是堅持目標和初心,不斷地去嘗試。我不怕沒有達到預期的結果,我不害怕問題,我覺得問題我都能解決。當然,前提就是你要給我足夠的時間和資源。所以,做一些大事的時候,得有合作者跟你一起同行,才能有這樣的一個堅持,才能更好地去推動這個事業。你自己一個人堅持有時很難。

        《中國慈善家》:有一天不從事科研工作了,你想做什么?

        丁勝:我早年特別喜歡看電影,讀博士的時候曾經有過一個想法,如果不做科研的話,就去做導演好了,或者做一些跟電影行業相關的事情。后來也沒有這些想法了,現在如果不做科研了,不工作了,我可能就是繼續去看世界吧。

      獲獎理由

        他是業內知名的干細胞化學生物學家,聯動國內外頂尖資源,參與推動了國內首個由外資參與創辦的民辦非企業性質的科研機構落地,為行業帶來機制創新和科研路徑的探索啟示。在結核病、瘧疾等“窮人病”出現反彈、強耐藥性等新問題,而相關藥物因利潤微薄少有關注的形勢下,他堅守科研初心,帶領團隊持續地開展新藥研究,甘坐冷板凳,勇于面對解決全球健康疾病和新藥研發的挑戰,努力探索中國模式,創新解決方案。

      獲獎感言

        今天非常有幸能夠獲得“中國慈善家年度人物”的殊榮。我帶領的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是一家公益性的新藥研發中心,致力于通過前沿的藥物研發能力,特別是匯聚全球多方的資源和力量,來解決發展中國家未被滿足的疾病挑戰。這其實也是在釋放中國公益在全球范圍內的影響力。感謝我們的發起方蓋茨基金會、清華大學以及北京市政府,還有很多捐贈人以及合作伙伴,是你們的恒心至善,使我們能夠不斷前行。

       

        作者:萬小軍

        人像攝影:張雁文(AXstudio)

        圖片編輯:張旭

        值班編輯:楊永潔

      京ICP備202300116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386

      COPYRIGHT ©1999-2023 ZGCS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9久9久女女免费视频精品,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麻豆,久久精品99久久无色码中文字幕,国产99视频精品免视看7

        <em id="vtlno"><acronym id="vtlno"></acronym></em>
          <th id="vtlno"></th>

          <th id="vtlno"></th>
          <form id="vtlno"><tr id="vtlno"></tr></form>
          <th id="vtlno"></th>
        1. <progress id="vtlno"><big id="vtlno"><video id="vtlno"></video></big></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