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vtlno"><acronym id="vtlno"></acronym></em>
      <th id="vtlno"></th>

      <th id="vtlno"></th>
      <form id="vtlno"><tr id="vtlno"></tr></form>
      <th id="vtlno"></th>
    1. <progress id="vtlno"><big id="vtlno"><video id="vtlno"></video></big></progress>
      慈善家
      《中國慈善家》2023年度人物 | 韓美林:對這個世界傾盡所愛

      中國慈善家 · 2024-02-18





        藝術家、清華大學文科資深教授。主持設計了2008年北京奧運會會徽和吉祥物“福娃”,先后獲頒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平藝術家”稱號、國際奧委會“顧拜旦獎”“韓國總統文化勛章”及威尼斯大學“榮譽院士”等。他在杭州、北京、銀川、宜興、濟南設有五座個人藝術館,創作涉及繪畫、書法、雕塑、陶瓷、設計等諸多方面,并將數千件作品捐獻給國家。2013年創建韓美林藝術基金會,通過設立獎學金等方式推動文化教育與文化傳承,還在多地捐助建設美林希望小學、美林教室,推動基礎教育與美育教育普及。

        不忙的時候,韓美林手里總是盤著一只銅犀牛,小犀牛圓頭圓腦,呆萌可愛,一如他畫筆下的動物,牛身澄亮金黃,可見主人的愛不釋手。

        “這個犀牛已經滅絕了!表n美林摩挲著自己設計的小犀牛,語帶惋惜。2018年3月20日,隨著世界上最后一只雄性北方白犀牛去世,目前世上僅剩兩只雌性白犀牛,北方白犀牛這一物種已經功能性滅絕。

        每當看到這樣的新聞,韓美林總是痛心疾首,他熱愛生命,熱愛自然,可是人類作為世界的主宰,卻并沒有保護好這一切,甚至殘酷對待其他生命,這讓韓美林感到不安,“我們的愛,不光要放在孩子身上,也要放在動物、植物身上,即使是沙漠里的一棵綠芽,你也舍不得拔掉它,因為它如此堅韌,帶給我們做人的啟示。動物也是一樣,大家活一遭都不容易,怎能不善待它們?”

        說到此處,韓美林收起笑容,表情嚴肅起來。身為藝術家,他將進行愛的教育、善的教育視作天職。也正因如此,數十年來,他在全國捐建希望小學,帶著“藝術大篷車”去各地采風、扶貧,并為發揚民間藝術,支持藝術團體而慷慨解囊,甚至將大量作品捐獻出來,在全國建了5座韓美林藝術館供人們免費參觀……

        抱著樸素的善念,他在2013年成立韓美林藝術基金會,將一個人的慈善,變成一群人的慈善,這一做,又是十年。


        十二屆全國政協港澳臺僑委員會原副主任、國僑辦原副主任、現任全國政協參政議政特聘專家趙陽為《中國慈善家》2023年度人物韓美林頒獎。攝影/本刊記者 張旭

      愛的啟蒙,美的意識

        采訪約在北京韓美林藝術館的畫室,這里也是韓美林看書、聊天、思考和創作的地方。韓美林以一種舒服的姿勢靠在沙發上,和《中國慈善家》采編團隊談笑風生,笑容爽朗,說話風趣,思維活躍,加上頭發烏黑,面色紅潤,怎么看都不像一個耄耋老人。

        被夸“顯年輕”的韓美林毫不掩飾得意,他將這一切歸功于好心態:“想開了這一輩子就這36000天,每個階段把它過好,過充實,這才是活在當下!

        “活在當下”是一種心態,更是一種歷盡千帆的生存智慧。誰能想到,面前的這位88歲的老人,曾經遭遇過常人無法想象的苦難,卻依然笑對人生。

        韓美林從小家境貧寒,父親早逝,母親和奶奶將兄弟三人拉扯大。母親是濟南的大家閨秀,對于孩子的教育格外重視,韓美林早早便被送入濟南正宗救濟會貧民學校學習。盡管是貧民小學,但六個班里有三個美術、音樂老師,韓美林從小就得到良好的美育,不但在小學時期就熟背貝多芬、莫扎特的曲子,還奠定了書法的基礎,從臨摹柳公權,到練習顏真卿,之后再沒換帖——學顏魯公的字,也學這位唐代名臣的風骨。

        小學的素質教育對韓美林的影響是終身的,以至于古典音樂伴隨了他的一生,用他的話說,“頭頂音樂,腳踩文學”。他將自己的成功,一部分歸功于肖邦,作畫時都喜歡放一段肖邦,“因為肖邦的音樂適合構思”。

        這所帶著慈善性質的貧民小學不但為韓美林奠定了美學基礎,也教會了他做人道理和“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情懷。在這樣的教育之下,即使每天早上只能吃茶館剩的茶葉渣果腹,韓美林依然不會埋怨苦難,他相信窮苦是暫時的,只要有一技傍身,就能擁有遠大的前程!靶r候雖然窮,但是學到了自信和自尊,從這一點來講,這個學校對我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表n美林說。

        13歲時,韓美林初中輟學,被家人送去參軍,參與烈士紀念塔的修建,繪畫天賦得以展露,隨后就被調去了“浮雕組”,給藝術家們當通訊員,認識了一大批雕塑家、畫家和音樂家,開啟了畫家韓美林的人生。

        1955年,韓美林考入中央美術學院,成為班里年紀最小的學生,之后留校任教,直到1963年。


        2021年9月27日,韓美林“藝術大篷車”從北京韓美林藝術館出發。圖/受訪者提供

        韓美林從自身經歷看到了啟蒙教育的重要性,而一個人的成長,要靠一個又一個老師的托舉,才能走得更高更遠!靶W階段,老師起著決定性的作用,因為孩子還不懂世界,需要老師的引導,小學老師將孩子推上中學,中學、大學的老師再接著往上推,所以,老師對我很重要,教育很重要!

        因此,當韓美林后來也有能力幫助別人時,教育就成為他做慈善的一個主要方向。自上世紀90年代在延安一里坡建立第一座希望小學起,讓孩子有書讀、有學上就成了他的心愿,他先后捐建了9所韓美林希望小學;身為福娃的創作者,他還與北京希望工程捐助中心合作,在全國東西南北中的貧困地區建立了五所“福娃”希望小學,并長期資助貧困學生和失學兒童。

        除了基礎教育,韓美林對兒童美育尤為重視,認為民族復興不但要掃“文盲”,也要掃“美盲”。用他的話說,缺乏對美的感悟,一個民族就會呆板枯燥,一個懂得審美的社會,才能夠孕育出經典的文化、藝術的果實。從2016年在北京通州的育才學校建立第一個“美林教室”開始,目前全國已經設立了六所“美林教室”,為學校的藝術教育提供良好環境和氛圍。近年來,韓美林藝術基金會將美育做得風生水起,開發了內容豐富的兒童藝術體驗課程,還出版了《韓美林的動物藝術世界》。

        “美育帶來美,這是很高雅的藝術教育,它是看不見的,但它又是看得見的!表n美林說,美育帶來的,不光是審美水平的提高,對于貧困地區的孩子而言,也是一種意識的建立!氨热缒玫揭粡埣,有的人用來寫字,有的人用來畫畫,有的人用來擦鼻涕,這就是意識!

      一直在路上,困頓中的安泰

        韓美林自嘲“就是一頭牛,這輩子你就干活吧!”

        就在2023年,他帶著藝術大篷車從東走到西,從青島、濟南、杭州,到貴州、銀川、甘肅、青海,在青藏高原挑戰了3800米的高海拔。

        這已經是藝術大篷車啟航的第46年。1977年,受一部印度電影《大篷車》的啟發,韓美林組建了“藝術大篷車”,帶著一眾學生,開始在全國和世界各地采風,從民間藝術中吸取創作養料,從剪紙、泥塑,到陶瓷,從草編、彩印畫布到琉璃、紫砂、木雕等,這些豐富多彩的民間藝術,給韓美林的藝術創作提供了源源不斷的靈感和素材。

        韓美林將藝術大篷車看作吸取養料的過程,但吸取的不光是藝術的養料,沿途的所見所聞所感,也觸動著他,化為善的養料,豐富自己的內心,也滋養著別人的人生。

        在四川,韓美林曾為一位患白血病的8歲小女孩捐錢,當得知自己的病已經無法治愈時,小女孩說:這個錢不要給我治病了,捐給其他和我一樣得病的小朋友吧。孩子去世后,墓碑上寫著“我來過,我很乖”。

        在梅里雪山,因為大雪封山,當地的藏族孩子半年才能出來,韓美林給孩子們分糖吃,孩子們拿到糖后,只是小心地舔一舔,然后包起來放在房梁上,要留給奶奶吃……

        這么小的孩子,卻從小懂得何為善,韓美林深感震撼,隨之而來的是同情和憂慮——這樣純真善良的孩子,卻不得不與貧窮和苦難相伴。跟著藝術大篷車四處采訪,深入民間基層“接地氣”的這些年,韓美林能看到并理解人和人之間的差異,但一些城鄉的差距,貧富的懸殊,很多是由地理和氣候條件決定的,他希望能做出一些改變。

        他想著,不再僅僅只是留下錢,而是幫助當地更好地發展,將民間藝術發揚光大。對于孩子,除了捐建學校,他更想給孩子們傳遞一些希望。他將孩子們接到北京,帶他們到天安門廣場看升國旗,參觀頤和園故宮,爬長城,很多孩子是第一次坐汽車,住賓館,看到外面廣闊的世界,播下夢想的種子。

        藝術大篷車也見證著今昔的變化。20年后再回貴州,韓美林和當年的老朋友、老藝人重聚,和20年前合照的繡娘和小女孩見面,看到女孩上了大學,也能為傳播家鄉文化盡一份力,他很是欣慰。

        2013年,韓美林開始想著成立一個基金會,專業、系統地做藝術公益。因為事關重大,考慮到基金會需要持續的投入,當時負責基金會成立事宜的韓美林藝術基金會副秘書長、北京市德鴻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陳麗華有些躊躇不前,擔心沒有把利害關系跟韓美林夫婦闡述清楚。最后,韓美林的夫人周建萍拍案而起,“我聽明白了,不就是捐了的錢就拿不回來了嗎?不就是籌不回來款,還得繼續捐嗎?我們就是這樣想的呀!”

        “我這人不存錢,小時候有一個瞎子給我算卦,說這個孩子是金手銀胳膊,能掙能哆嗦,既然如此,我攥著這個錢干嘛呢?”十年后,談起建基金會的初衷,韓美林開著玩笑,將細膩的惻隱之心、博大的藝術情懷悄然隱去。


        韓美林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創作的奧運福娃和火炬。攝影/本刊記者 張旭

        本著一直捐的豪情,邊做邊學的態度,2013年3月20日,韓美林藝術基金會正式成立,這家在民政部登記注冊,由文化和旅游部主管的全國性非公募基金會,在2017年被認定為慈善組織,2022年被評為全國性4A級社會組織。

        目前,韓美林藝術基金會聚焦于韓美林藝術的國內外展覽和兒童美育,并對多個優秀團體及優秀民間藝術傳人進行捐贈,設立專項資金用以全方位資助鼓勵。

        資金方面,基金會也遭遇過青黃不接的時候,項目已經快要開始了,資金卻還沒到位,最終是拍賣了一批韓美林畫作才解決了燃眉之急。

        十年來,韓美林雖然連任兩屆基金會理事長,但基金會怎么做,做什么,錢從哪兒來,到哪兒去?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夫人周建萍在張羅,各地的韓美林藝術館,也都是周建萍在打理。韓美林則將更多的精力放在藝術的創作上,用一支畫筆,一把刻刀,表達世間的真善美。

        在韓美林藝術基金會成立十周年之時,韓美林感慨道:我的藝術來自土地,我的藝術就一定要回到人民中去。土地給予了我藝術的生命,以及成就、榮譽等所有的一切。而我,唯有用手中一支筆,和這支筆描繪的作品,來回饋人民,回饋土地。

        “投身公益,回報社會,是困頓中的安泰,是悲痛中的救贖,是掙扎時的解脫,是我身處煉獄時咬牙支撐的支柱,也是多年來我在內心關照自己、認識自己、思考自己的路徑。公益于我而言,是一種獲得!彼f。

      善待一切,傾盡所愛

        韓美林的養生之道是六個不:不抽煙、不喝酒;不吃零嘴,不串門子;不忘人家好處,不記人家壞處。

        后面兩個“不”,不僅是養生之道,更是處世之道。如果說不忘人家好處是美德,那么不記人家壞處就是胸懷了。尤其是對于一個曾經在那個瘋狂的年代遭受過不白之冤,被最親近的家人、朋友、學生背叛,甚至遭遇四年半牢獄之災,身體和心靈都受到嚴重創傷的人來說,是多么難的一件事情!

        對待苦難,韓美林有著自己的看法,他將藝術家受到的苦難視作財富,“就是說一個人掉得越深,他的起點越高,這就是我的看法!

        他也會在不經意間提到那段經歷,“做人不要遺憾,過去就是過去了,回不來了,是歷史了,對自己問心無愧,做就行了!

        或許因為這種心態,在韓美林的作品里,幾乎看不到痛苦、牢騷,或者厭世感,“我只想把這個世界的美好獻給有幸在這個世界上活著的人們。我們被生活、社會、環境等條件所制約,想一想每個人活著都不容易,壞人們亦如此,他們活得更艱難:心虛、恐慌,擔心坐牢、被槍斃……”在《韓美林自述》一書中,韓美林這樣寫到,“我非常珍視來到人間這一趟的機會,所以我也經常提醒自己:看到路上的石頭就把它撿走——給后人留條好路!

        也正因為如此,藝術家韓美林,將愛作為永恒題材來抒發,他的作品有偉大的母愛、友愛,有愛情、親情,還有包括大自然在內的博愛!他相信,只要對這個世界傾盡所愛,在藝術創作中就會收獲一觸即發的佳作。

        韓美林善于畫動物,但他筆下很少有兇神惡煞、令人嫌惡的動物,小貓小狗固然親切可愛,老鼠狐貍也同樣憨態可掬。在他看來,任何生命來這世上活一遭都不容易,更應相互理解,相互體諒。1978年,韓美林應邀為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的動畫片《狐貍打獵人》設計動物形象,卻在狐貍的形象上屢屢受挫,本應狡獪奸詐的狐貍,被他畫成“導演都想抱起來”的小可愛,一連畫了二十多張才得以通過。該片榮獲南斯拉夫第四屆薩格拉布國際動漫電影節“最佳美術獎”。

        在韓美林看來,藝術家是時代的趣味、人間的廚師,他們把藝術作為自己的天職,將真善美像天女散花一樣拋撒到人間,拋撒到人們的心間。在藝術家手中,美當然更美,可丑的也可以轉化成美。


        韓美林創作天書。圖/受訪者提供

        這么多年來,他不遺余力地呼吁人們善待動物,善待植物,善待這個地球。他說,人類可以說話,也可以動手、動槍、動炮。但是動物不會,植物不會,水不會,能源不會。作為藝術家,不能光會畫畫,更要關心世界,關心地球的石油、天然氣、水資源等等。藝術家就是要站出來,為地球說話,為水資源說話,為空氣說話,為大自然說話。

        韓美林歌頌愛,也尊重生命,熱愛和平。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當年3月,韓美林創作完成二戰題材的雕塑作品《和平守望》,雕塑的主體由代表覺悟的菩提樹、代表和平的橄欖樹、代表生命的胡楊樹組成;雕塑的每株樹干分成七節,每節樹干分別選用了二戰期間部分受難國代表樹種的樹皮紋理塑成,“砍一棵,長三棵,代表了人類的尊嚴;它有東方的色彩,是鳳凰涅槃,烈火中永生,代表我們的生存、意愿與和平!

        2015年10月13日19時,在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韓美林正式被授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平藝術家”稱號,成為中國美術界獲此殊榮的第一人。

      藝術家活的是價值,而不是價格

        2001年,韓美林突然在家門口暈倒,做了一場心臟搭橋手術,才撿回了一條命。經此一劫,周建萍開始思考,假如手術出現意外,韓美林在通州工作室的幾千件作品該如何處置?捐給國家?還是分享給親友?

        韓美林對此并不糾結,他只想把作品留給后人做研究。而要完整地將作品留下來,除了建館別無他法。2003年,周建萍回到家鄉杭州,與市領導談到這個話題,一拍即合,決定在杭州建立首座韓美林藝術館,韓美林也很慷慨,將1000幅作品捐獻給了杭州市政府。

        2005年10月19日,在杭州韓美林藝術館開館儀式上,時任北京通州區委書記的梁偉在發言時突然宣布,“明年,我們通州區也要建一座韓美林藝術館!”兩年后,一座以“美”字為設計理念,形如一枚印章的全新建筑拔地而起,自此,從杭州到通州,兩座韓美林藝術館貫穿了大運河首尾。

        之后,在賀蘭山下的銀川誕生了第三座韓美林藝術館,以及以紫砂壺為主題的宜興紫砂藝術館。

        最近,韓美林宣布,將在家鄉濟南再建一座韓美林藝術館,而北京韓美林藝術館的三期已經立項動工。所有的韓美林藝術館均無償向市民開放,這位說出“藝術家活著要有價值,別活得有價格”的藝術家,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回饋著這片土地。

        韓美林的創作靈感,要么來自傳統,比如搜集自各種古籍字符創作而成的天書,要么來自民間,比如堅持了46年的藝術大篷車。他在傳承中創新,在創新中傳承。

        疫情之后,韓美林的工作節奏、生活節奏慢了下來,以前一天只睡四個小時,十七八個小時站在案前作畫的他,現在開始健身,每天要完成規定的“任務指標”。

        創作的時間減少了,他依然繁忙,就在接受《中國慈善家》采訪的前一天,他還在韓美林北京藝術館接待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代表。元旦剛過,開始緊鑼密鼓,在哈爾濱辦了一場韓美林藝術展。

        這些年,韓美林將藝術重心放在了巡展上,作為上世紀八十年代第一個在美國舉辦個人畫展的中國內地畫家,韓美林曾將極具民族性和創造性的藝術作品推向了國際,甚至在紐約曼哈頓區擁有了以他命名的“韓美林日”。他深知,優秀的文化只有走向世界,碰撞,交流,融合,才能更加豐富,更加多元。

        就在上個月,韓美林正式卸任基金會理事長,由周建萍接棒,繼續為基金會的藝術公益掌舵。1月8日,在中國慈善家2023年度盛典上,韓美林將一幅親筆手書的“恒心至善”贈與《中國慈善家》雜志。這四個字,是本次年度盛典的主題,也是韓美林數十年公益的最佳注腳。

      獲獎理由

        他是福娃之父,天書的創作者。人生上半場的苦難沒有阻礙他對愛的追求,他將愛的教育和善的教育視作藝術家的天職,不遺余力,身體力行。數十年來,他率領“藝術大篷車”走遍全國,用藝術家的眼睛發掘美,也用慈善家的悲憫傳遞善。他以卓越的藝術成就走向世界,以藝術弘揚“和平”“多元”的文化世界觀。他創建了“韓美林藝術基金會”,做專業和系統的藝術公益和社會慈善,并將數千件作品無私捐獻。他說,人類因愛而生,因愛存在,因愛而偉大。

      獲獎感言

        拿到這個獎實在不敢當。我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要愛這個世界,要善待一切。我們的藝術大篷車已經走了46年了,年年下工廠、下農村,和農民工人在一起,讓我在藝術上不斷成長。

        我今年88歲了,86歲的時候我還登上了青藏高原。中華大地到處都是我創作的源泉,沒有中國的傳統文化,沒有民間的藝術,就沒有我韓美林。我不是大師,我就是個大師傅,是陜北老奶奶的接班人。我的大篷車下去以后,不管是做人、做事,都給了我很多啟迪和教育。所以我們不能忘記這片土地,忘記土地上的人民。

        我們到了四川,有個小孩子是棄嬰,8歲的時候還得了白血病。大家知道后給她捐了好多錢,當她得知自己的病已經無法治愈的時候,她說:這個錢不要給我治病了,把這些錢給和我同樣得病的小朋友們,捐給他們。臨死前,她說了這么一句話:“我來過,我很乖!焙髞砦液椭x晉導演去到她的家鄉,她的墓碑上就寫著這句話。這么小的孩子都知道,要有顆慈善的心。

        我們來到梅里雪山,這里藏族的孩子們半年在山里,半年才能出來,因為都被大雪封得出不來。這樣的氣候差距,這樣貧富的距離,現在都還是客觀存在的。不管我們去到哪里,都會被老師們感動,也會被孩子們感動。我們帶的糖分給孩子們,孩子們開心地搶。拿了糖以后,掰開舔了舔,再卷起來偷著放在房梁上,說要留給奶奶吃。所以,我們的慈善要一直、永遠地延續下去。

        我們到了陜北的洛川,看到《山丹丹開花紅艷艷》的無名作者。他的歌大家都知道,可是他沒有飯吃,就穿著一條棉褲。我們抱頭痛哭,一起唱這首歌。

        這樣的經歷對藝術家來說,是不是有教育意義、有人生的啟迪?包括我們的動物們,我們在沙漠里看到蛇,它怎么活下來的?我們在沙漠里看到狐貍,它是怎么活的?這個時候你舍得打它嗎?那時候你舍得拿著槍把它打死嗎?我感到你是舍不得的。

        未來,無論人工智能、量子科學多么發達,只要生活在地球上,差異一定是存在的;钤诋斚,不要忘記還有需要我們用至善的心去幫助的人,謝謝大家!

       

        作者:賀斌

        人像攝影:張雁文(AXstudio)

        圖片編輯:張旭

        值班編輯:楊永潔

      京ICP備202300116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386

      COPYRIGHT ©1999-2023 ZGCS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9久9久女女免费视频精品,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麻豆,久久精品99久久无色码中文字幕,国产99视频精品免视看7

        <em id="vtlno"><acronym id="vtlno"></acronym></em>
          <th id="vtlno"></th>

          <th id="vtlno"></th>
          <form id="vtlno"><tr id="vtlno"></tr></form>
          <th id="vtlno"></th>
        1. <progress id="vtlno"><big id="vtlno"><video id="vtlno"></video></big></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