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vtlno"><acronym id="vtlno"></acronym></em>
      <th id="vtlno"></th>

      <th id="vtlno"></th>
      <form id="vtlno"><tr id="vtlno"></tr></form>
      <th id="vtlno"></th>
    1. <progress id="vtlno"><big id="vtlno"><video id="vtlno"></video></big></progress>
      慈善家
      《中國慈善家》年度人物 | 莫言:文學和慈善,都源自悲憫

      中國慈善家 · 2023-04-03

        莫言,北京師范大學教授,中國當代著名作家。40年前開始了文學創作,至今已出版了長篇小說11部,中短篇五十余篇,涉獵的體裁還有詩歌、戲曲、歌劇等。本名管謨業,1955年生于山東省濰坊市高密縣。2012年10月獲頒諾貝爾文學獎,為中國籍第一人。2015年起,他開始向西部貧困地區兒童開展捐助,隨后發起“莫言同心”公益項目,救助西部困難家庭的先天性心臟病兒童。

        見到莫言,是在他與王振共同創辦的“兩塊磚墨訊”工作室。一進門的走廊上掛著2012年國內幾大報刊對當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報道。再往里走,能看到一些張貼的莫言小說的海外版封面:英文的《豐乳肥臀》,西班牙語的《天堂蒜薹之歌》,法語的《檀香刑》,意大利語的《蛙》,設計各有趣味。

        里廳中央擱著一張鋪著長長毛氈的書寫桌。桌上排著六七瓶墨水,一卷竹簡上攤開了幾十支不同大小的毛筆。毛氈上留了很多墨點,是日積月累書寫的痕跡。

        莫言顯然在這里寫過很多毛筆字,他的書法也得到了行家和大眾的好評和喜愛。也是以書法墨寶為橋梁,他把自己的日常引向了公益慈善。

        2022年3月28日,莫言在自己的同名公眾號上更新了一篇文章,題為《我今年做的最難忘的一件事》!芭笥褌,大家好,我是莫言。今年春節期間,我覺得我干了一件比較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情,當然也證明了我在某些方面的一些能力吧!

        莫言所提之事,是他與中華慈善總會達成的一次合作。春節前后,他用毛筆作了105張福字,分別以個人、企業收藏家出資收藏和公開拍賣的形式,募集到了524.2萬元的善款。這些錢全部投向“莫言同心”項目,定向資助西部地區患先天性心臟病的兒童。

        “哇,莫老師悄悄地做了一件好事!惫娞栁恼碌脑u論區有人這樣留言。事實上,關愛西部地區困境兒童,莫言已經做了好幾年了。

        2月28日,南都公益基金會名譽理事長、希望工程發起人徐永光為《中國慈善家》2022年度人物莫言頒獎。

      “善不與人言”

        作為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中國作家,這十年來莫言一直生活在聚光燈之下。對于輿論的關注,他的態度多少有點“敬而遠之”;對于外界呈遞給他的一些頭銜,他的回應則有種“輕拿輕放”之感。

        對于慈善,此前莫言基本上閉口不談,做了也就做了。就如同他的筆名,不喜聲張,不顯山露水,而且他還一直篤信老祖宗的訓誡,行善積德“不應與人言”。

        2001年的時候,莫言獲得了第二屆馮牧文學獎!榜T牧先生對我有栽培之恩”,他表示。莫言出身于部隊,曾經擔任昆明軍區文化部副部長的馮牧是他的老首長。莫言的成名作——中短篇小說《透明的紅蘿卜》1985年刊發在剛剛創立的《中國作家》雜志上,其時任主編也正是馮牧。

        那一次獲獎,獎金有兩萬元。

        盡管秉持一種謙虛姿態,但出身農民家庭的莫言,并非“視金錢如糞土”,而是持一種十分現實主義的珍惜態度。

        “在那個時候,兩萬元還是挺大的一筆錢的,那時候我們的工資也就幾百塊錢!蹦愿嬖V 《中國慈善家》!暗矣X得這個錢不應該裝到自己的腰包里,應該拿出來!

        他最終把2萬元全部捐給了自己當時退伍轉業后就職的《檢察日報》社。當時,報社所屬機關最高人民檢察院在云南省西疇縣定點幫辦了一所希望小學。莫言的這筆錢,全部去到了滇西北,用于這所小學的建設。

        在報社期間,莫言還獲得了國務院特殊津貼,一次性發放的5000元,也一起捐給了小學!斑@個錢我也覺得不應該放到自己家里,自己花了。我何德何能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呢!蹦哉f。

        時任《檢察日報》社社長的劉佑生,也在后來的文章中回憶到了這件事。他還提到,報社當時想報道這件事,但被莫言拒絕了。

        2022年元宵節,莫言在解放軍第六醫學中心的病房里看望先心病患兒。

        2014年,莫言向中國紅十字會捐了一百萬元的稿費,用于救助西部地區的患先天性心臟病的孩子們。彼時,莫言在兩年前剛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一時間關于他的一切都成為話題,包括“諾貝爾獎金不夠在北京買一套120平米的房子”這樣的熱議,不過,莫言的這一次捐贈非常低調,甚至沒有成為新聞。

        莫言告訴《中國慈善家》,這次捐款的起因,是因為他曾因為心臟不適,找到北京大學人民醫院主任醫師、心血管疾病研究所所長胡大一問診。在看病的過程中,他得知這位名醫在中國紅十字會專門設有一個救助西部先心病患兒的項目!昂蠓虻脑捊o我心里留下了一個印象!蹦哉f。

        那個項目是胡大一在2007年發起的“胡大一愛心工程”。它組織大城市專家到貧困地區義診,為當地貧困家庭優先免費做手術,還在西部培訓基層醫療人員,擴充針對先心病患兒的醫療網絡。到2013年,這支志愿服務隊在國內25個省開展300余場義診,篩查病人近40萬名,手術做了近3萬例,資助減免費用超過2000萬元。

        這個項目成為莫言涉足公益的一個契機。2015年,莫言又給這個項目捐贈了125萬元,這筆錢款最終去了西藏,救助了那里的62個先心病兒童。莫言特意向紅會提了要求:第一,不宣傳、不報道;第二,他本人不出席任何活動,也不去醫院探望那些做手術的孩子。整個捐贈過程就這樣默默地走完了。

        “因為當時我堅信一個理念,就是善與人知,不是真善。過去也有老話,大概意思是一個人做點好事,不要喜歡讓別人都知道,那是沒有意思的,”莫言對《中國慈善家》說,“一百萬塊錢有什么了不起嘛!

        不過,幾年之后,關于“為善是否應為人知”,莫言又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2022年元宵佳節,莫言在解放軍第六醫學中心與來自甘肅、西藏的29名先心病患兒合影留念。

      慈善成為公共行為

        2022年的春節前夕,臘月二十一,莫言和好友、北京舒同文化藝術研究會會長王振照常聚在一起寫些福字壽字,準備贈予親朋好友和老人們。

        也就是在提筆之間,腦子里突然迸發一個想法:能不能寫一批福字,捐給慈善機構,用拍賣的方式籌一筆善款?這筆錢可用來繼續幫助西部地區的先天性心臟病患兒。

        “我跟王振是一拍即合,然后我們倆就開始寫,寫了起碼有一百五十個左右的福字,從中選出來了一百個比較滿意的!蹦哉f。

        書法是莫言持續了幾十年的“古老愛好”。從小就聽家長訓誡“字是人的衣服”,莫言一直銘記于心,特別喜歡琢磨字和練習寫字。對于字寫得好的人,莫言會多幾分尊敬,他也一直敦促自己要寫好毛筆字。

        “過去沒有幾個書法家不是文人,”他對《中國慈善家》說,“曾經的詩人、散文家、小說家,字寫得都很好,他們的字也成了我們今天的字帖。所以我想,文人在創作的過程當中,同時使自己的字變得具有了藝術價值,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結合,文墨共生!

        對莫言來說,文與墨的思考是相通的。馮驥才曾在為《莫言墨語》書法集作的序里形容:“書法于他(莫言),既是他個性的藝術方式,也是他小說之外一種另類的文學!蹦栽劶白约焊惺艿降膶懽鲬T性,即對于作家而言,如果想創造跟過去的作品完全不同的文字風格、敘述語言或主人公形象,都是一件困難的事,“當然會不滿足”。而這種思考在書法中幾乎同頻,為了擺脫習慣的鋼筆字筆路,莫言甚至開始用左手練習毛筆字,以“嘗試獲得一種陌生感”!白笫謴膩頉]有寫過字,一筆一畫都是笨拙的。剛開始根本就沒法掌握,但是堅持下去之后,由生到熟,由不得勁到慢慢地得勁了!蹦哉f。

        他一猛子扎入書法的世界里,采訪時,能從他的侃侃而談里感受到他對筆墨的熱愛。從筆墨里延伸出來慈善意念,一切都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在臘月末的靈光一閃后,莫言和王振兩人隨即和中華慈善總會聯系,那100個福字便成為“莫言同心”項目的開端。云南白藥作為愛心企業,出資500萬元購買了100個福字的實體和著作權,并承諾后續5年以300萬每年的價格來捐贈“百!笔褂脵嗟氖找。這2000萬的善款將全部捐贈給中華慈善總會旗下的“莫言同心”公益項目。

        目前,第一批500萬元善款已經資助了近200個先心病患兒。這個收獲,以及做這件事情的過程讓莫言對慈善有了一番新的思考——盡管個性更傾向于“善不與人知”,但能夠用自己的號召力和影響力,去為更多困境中的孩子做更多的事情,為什么不做呢?

        “面對那么多需要幫助的孩子,僅僅靠幾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即便是一些大資本家,你一年捐幾個億,也是杯水車薪!蹦哉f,“面對這么一個人口眾多的大國,面對這么多需要幫助的處于弱勢的人,慈善要變成一個公共的行為才可以。那我想,由我來出面張揚地大張旗鼓地宣傳這件事,如果能為培養大家的慈善意識有一點貢獻,我想還是值得的!蹦愿嬖V《中國慈善家》。

        于是,一向低調的莫言受邀成為中華慈善總會的慈善大使,他也推翻了自己當初“不做探訪”的想法,開始去探望那些項目救助的孩子。

        2022年的元宵節,莫言和王振一同到了解放軍第六醫學中心,不僅是為了探望需要得到安慰和支持的孩子,也是為項目擴大聲量。這所醫院在心臟病診療方面有豐富資源和經驗,在那里,有一批來自西藏、甘肅的先心病孩子正在接受手術治療。

        “我們給每個孩子包了個小紅包,托醫院煮了元宵,還買了一點玩具作為禮物。我覺得這樣的探望,對于那些孩子們也是個溫暖的表示!蹦曰貞浾f,“我記得有一個很小的小孩兒,可能就一歲多一點,她媽媽帶著她。我進去之后,看到她在床上坐著,就伸手握住了她的小腳丫子。當你的手握住一個小孩子嬌嫩的腳丫子的時候,一種人類本能的愛確實油然而生!

        說起這一刻,一直平靜淡定的莫言臉上真情流露,“能獲得這樣一種感覺,就是巨大的幸福。難道說是我幫助這個孩子嗎?反而是孩子幫助了我、安慰了我,讓我聯想到人類一代代的延續,生命的可貴。文學就是寫生命的,寫人、寫情感的!

        2023年春節,莫言繼續在北京榮寶齋拍賣行拍賣了福字和對聯。因為是用于慈善目的的拍賣,榮寶齋主動免去了傭金。拍賣所得89.85萬元,也直接匯入了“莫言同心”項目之中。

        2022年2月6日,莫言百;I來500萬元。(左起:中華慈善總會副會長劉偉、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莫言、云南白藥總裁董明)

      “后諾貝爾獎”的十年

        雖然熱心公益,但莫言在采訪中多次強調,慈善是一種“內心需要”,他的人生,是圍繞寫作來開展的!拔沂冀K就是個作家,我做的所有事情,都離不開寫作這個中心!蹦哉f。

        諾貝爾文學獎對于一位作家而言,是一個豐碑、一個高度,但很難說它能為創作帶來加持。反而榮譽帶來的負累,會令人疲于應對!霸讷@獎之后,有那么幾年,確實不得不忙于應酬!蹦蕴寡,“不過,有時我在開會的時候,坐在下面,會把手機悄悄地打開,這樣就可能在上面學了一個字的草書或者篆書的寫法!

        到了2015年,莫言的大多數時間終于回歸書桌!拔业闹饕ぷ鬟是寫作。要完成一個作品,就會相對地把自己封閉起來!彼贸鲆恍┻^去的小說素材或者毛坯再打磨,在2020年出版了中短篇小說集《晚熟的人》,后來又發表了《聶魯達的銅像》等數篇現代詩歌。

        進入花甲之年的莫言,有了很強的探索生活的意愿,也想要拓展自己的興趣與文化觸角。比如研究書法,比如游歷山川大地,再比如對戲曲、歌劇、話劇形式的關注。

        出身山東高密縣的農村娃莫言,對于小時候看的搭臺戲至今念念不忘。小學五年級時,莫言輟學了,一夜間從學生變成了農民!澳菚䞍簾o書可讀,舞臺上的戲,民間劇團演出的這種舊的戲曲,就是我們的教材,看戲也是我們最大的文藝娛樂活動。所以,我對民間戲曲有一種天然的熱愛。我們那代人寫作語言的風格,語言的很多元素也都來自于戲曲,或者受到了戲曲的影響!

        2017年,莫言在《人民文學》發表戲曲文學劇本《錦衣》,第二年再發表《高粱酒》和小說改編的劇本《檀香刑》。

        “我曾經在英國莎士比亞故居,向余華、蘇童‘發過誓’!蹦愿嬖V《中國慈善家》,“我說過去,我跟你們站在一起,大家都說作家余華、作家蘇童、作家莫言。今后再過幾年,我跟你們這兩個小子站在一起,就是劇作家莫言,不只是小說家,我跟你們不一樣啊!

        “當然,這兩個小子一直在冷笑,嘲笑我!蹦哉f到這里笑了起來,“所以我寫戲,寫出劇本來,也是讓他們看一看,‘教訓’他們一下!”

        2021年5月15日,北京大學文學講習所在北京成立,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莫言受聘為文學講習所顧問。在北京大學文學講習所成立大會上,北京大學校長郝平(左二)同莫言(右二)等嘉賓共同為文學講習所揭牌。圖/CNSPHOTO

        也有未竟的遺憾。2022年,莫言為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寫了一部名叫《鱷魚》的話劇。曾在2011年與莫言合作劇目《我們的荊軻》的任鳴院長非常喜歡這部劇本!八敃r跟我說,他連看了四遍劇本,畫了很多很多舞臺設計的草圖,準備在今年春節搬上舞臺!边z憾的是,任鳴在去年夏天因心臟病突然離世,這部劇也因此擱置了。老友和伙伴的離開,加上疫情的負面影響,讓莫言有些憂愁和感慨。

        豆瓣上,莫言的書底下有幾則很有趣的短評:有人稱《豐乳肥臀》中莫言的文風“不是米飯配辣椒,而是辣椒上灑辣椒”;而在2020年8月出版的中短篇小說集《晚熟的人》下,有人形容“故事里的人大都熟了,但作者明顯還是外焦里嫩的”。這些評論都表達了讀者感知到的莫言作品中的變與不變。

        有些人把莫言定義為“受到魔幻主義現實流派影響的作家”,但莫言認為自己應當被歸類于現實主義作家。在取材于真實新聞事件的《天堂蒜薹之歌》中,莫言花了35天即完成全作,憤怒的筆鋒直指權力系統中極度漠視農民利益的官僚主義者!锻堋穭t是三十年計劃生育史的寫照,寫一個在農村做了50年婦產科醫生的女性形象,從生育、流產連成的歷史中寫人性的搖擺與矛盾。作家是對于社會議題最敏感的群體之一,莫言則是能夠直言不諱地把這種敏感、悲憫和惻隱心表達出來。

        過去三年的疫情也成為文學創作不可能忽視的思考主題!拔蚁胗貌涣耸,有關疫情的小說就會出現很多本,因為這一次疫情影響了整個世界,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方式,也由此引發了很多重大的社會問題,人的心態、人的行為、人的語言,都受到了影響!蹦韵颉吨袊壬萍摇繁硎,“像這樣的一場全球的災難、瘟疫,我想任何一個作家藝術家都在思考?梢詫懗苫恼Q小說,也可以寫成超級現實主義小說,甚至可以寫成新聞小說。每個作家心里面都有一本關于疫情的小說草稿正在醞釀,就是怎么寫、何時寫、以什么樣的形式寫的問題!

        和全世界受到矚目的作家一樣,莫言也要承受“被催稿”的壓力!艾F在很多文壇內的朋友,包括出版社的編輯,包括在領導崗位上的一些朋友,最關心的就是我什么時候寫出一部新的長篇來!蹦哉f。

        他向《中國慈善家》透露,自己從三十多年前就在構思一部與戰爭有關的小說!皩ν夥帕撕芏囡L了,”他笑道,“但是一直沒有完成,一直在準備,搜集的相關書籍也有厚厚一大摞了。包括最近這兩年,包括去年爆發的俄烏之間的戰爭,也讓我對這部古老戰爭的小說產生了很多新的想法!

        莫言說,自己目前最大的一個愿望,就是把這部小說寫完、寫好!安贿^什么時候完成,我真的說不好!闭f到這里,他臉上露出些許頑皮,“我想總會完成的!

      對話莫言 每個人都是潛在的慈善者

        “慈善的根本目的就是對人類之愛,對弱小的同情,或者說‘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別人受苦受難,你產生強烈的同情,同情的基礎是一種對生命的熱愛!

        《中國慈善家》: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已經十年了,你如何總結這十年的生活和創作?六十七歲的你和五十七歲的你相比,有了什么變化?

        莫言:首先,在生理上,我由一個中年人變成一個老人了。五十七歲的時候,我覺得我一點都不老,很年輕,精力很旺盛,身體也很健壯。到了六十七歲,確實有時候就感覺有一點點力不從心了。熬夜熬不了了,走路也不如過去快,力量也不如過去大,這都是可以感受到的一些變化。

        這十年我經歷的也非常多,寫出來絕對是一部漫長的小說。這十年當然有一些社會方面的活動,但是我真正想的、考慮最多的、做得最多的,還是跟文學相關的事。

        我在為寫新的小說做準備、搜集素材,寫了《晚熟的人》這樣的中短篇小說集。我也寫了一些戲劇,學習了書法和古典詩詞,甚至還寫了現代詩等等。莫言沒有很忙,但也沒閑著。

        讓我感到比較高興的,是我跟王振兩個人創辦了“兩塊磚墨訊”公眾號,讓我融入了網絡,在網絡上有了一個發聲的表達自己想法的平臺。到現在已經辦了將近一百五十期,主要內容就是書法、詩詞創作,還有我們出去游玩用手機拍的視頻和照片。生活變得很豐富,拍照技術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過去我經常寫一些打油詩,也飽受詬病(笑)。我曾經認為我沒必要去學格律了,因為也超不過古人。但學了之后我發現,格律好比一種無形的鐐銬,但古人在這種限制當中,能夠把自己的情感表達得那么充分、那么優美,我們確實應該好好好學習。書法也要懂格律。所以也是借此了解漢語之美、音韻之美、節奏之美、對仗之美。

        《中國慈善家》:慈善,對你個人而言意味著什么?

        莫言:我一直說,慈善是每個人的內心需要。好善之心,人皆有之嘛。強大的幫助弱小的,富裕的幫助貧困的,健康的幫助生病的。我想每個人實際上都是一個潛在的慈善者,慈善家跟一個普通的慈善者,實際上也沒有本質的區別,只是量級之分。我想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里,實際上就暗含著慈善這一項。我們的父老鄉親和自家的長輩,也都給我們做過榜樣。

        小時候我們家院子里有一棵杏樹,每年到了杏子成熟的時候,我母親就會讓我們把熟了的杏子摘下來,分給鄰居家的老人們或者孩子們。其實也可以拿去賣的,樹栽在我們家院子里,是我們家的私有的財產,怎么樣處置杏子也是我們的自由。但是我母親就覺得,賣能賣幾個錢呢?當然也可以自己吃掉,但她說你自己吃了有什么意思呀,好東西得跟大家分享。

        類似這樣的事情,我爺爺奶奶,我母親父親,他們這些老人們給我做了很好的榜樣,也從小就培育了我們一種為他人著想,做好事,有善心的基本道德品質。

        《中國慈善家》:你的所有作品都扎根于中華大地的蒼生厚土之中,在你看來,我們中華民族的慈善基因是什么?

        莫言:我想就是人性中的一個重要的基礎——慈善的根本目的就是對人類之愛,對弱小的同情,或者說“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別人受苦受難,你產生強烈的同情,同情的基礎是一種對生命的熱愛。你為什么會同情他?就是因為你看到一個生命遭到了痛苦,受到了迫害。

        我覺得這就是我們的慈善的基因。惻隱之心是人類共有的東西。但是涉及到人性的分析,就比較復雜了。到了戰爭當中,惻隱之心還存在嗎?戰爭當中有很多行為跟人類的慈善、友愛與幫助是不是背道而馳,是不是矛盾,又為什么會產生這樣一種現象?這就是復雜的問題了,要用長篇小說才有可能表述得比較充分。

        《中國慈善家》:中國的慈善一個突出的特點是體現差序格局,人們的慈善行為多是遵循“推己及人、親親而仁民、由近及遠”的人際親疏關系。但在現代慈善的概念里,天下一家,慈善是不分親疏的。那么,把錢捐給陌生人而非鄰近的人,對于我們來講,會不會比較困難?

        莫言:也不應該太困難,因為盡管你幫助的具體的對象,你不可能全都了解,但你知道錢可以用于你想要幫助的群體,就沒有關系了。

        而且現在信息如此之暢通,很多事情你想知道,都是可以看到的。過去那個封閉的鄉村社會自然經濟狀況下,人們所接觸的外部事件是相當有限的。也許有的人一輩子都沒到過縣城、就在方圓十幾里內,有的老人甚至可能就在自己的村莊活那么一輩子。這個時候,幫與被幫的范圍,也就是在這個村莊里。過去,因為受到各種外部條件的限制,所以人們的慈善行為范圍比較小,F在,大家的慈善行為范圍變大,甚至超越了國界。比如最近土耳其的地震、比如新冠疫情,都是全世界的人在互相幫助。

        《中國慈善家》:你在近幾年還開了自己的同名公眾號,主要想在那里表達什么?

        莫言:創辦這個公眾號的起因,就是我的孩子和朋友們都認為,很多人實際上并不了解你莫言。有人罵你、攻擊你,甚至把你妖魔化,好像你生下來就沒干過什么好事兒,這實際上是因為完全不了解,真正了解我的朋友不會這么看。

        如今別人都在發聲,我想,那自己是不是也應該發聲呢?當然我不會去做什么辯論,因為我這個人嘴笨,舌拙,語言表達的能力也不強,我肯定不是人家辯論的對手。我就想有一個自己的平臺,心平氣和地發表自己的一些看法。包括過去的文章,如果還有價值的話,就再發一下。有一些新的想法,也可以表達一下。

        針對的對象也是年輕人。我覺得對我有成見的人,他們對我的看法已經定型了,要改變不太可能,也沒必要。我想關鍵是要讓孩子們了解,莫言爺爺基本上還是個好人。一輩子干過好事,也干過壞事,但肯定是干的好事比干的壞事多。為了跟年輕的讀者有直接的交流,所以創辦了以莫言命名的個人公眾號。

        《中國慈善家》:本次我們的年度人物主題是“堅韌的力量”,你所認為的“堅韌的力量”是什么?

        莫言:堅韌這個詞匯,它包含的意義還是很豐富的。百折不撓可謂之堅韌;能夠把一件事情堅持到底,也可以謂之堅韌。本質就是一種人生態度。

        比如海明威所寫的老人,面對成群結隊的鯊魚的攻擊和海上的狂風巨浪,他好像是被打敗了,但是他沒被打倒。一個人可以失敗,但是內心深處不能被打倒。比如我曾經寫過一篇小說《大風》,一場突如其來的狂風把爺爺勞動了整整一天的成果全部刮得干干凈凈,一車干草全部卷走了。但是他挺住了,堅定地站在堤壩上,雙腿像兩根生了根的石柱子一樣,頂著沒被大風刮倒,他的精神沒有被打垮。

        當然,或許一味硬頂著不改變、頑固不化,也不算一種好的態度。但有一點,就是你內心深處還是要有一種堅韌的不屈的精神,有一種基本的原則。細節方式要懂得變通,但內心深處的東西、基本的原則不能動搖。

      獲獎理由

        眾所周知他是首位中國籍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而他眼中的自己“只是個會講故事的人”。扎根于中華大地的蒼生厚土,他的作品長于犀利的觀察和精巧的構思,同時也飽含著對故土的眷戀和深情。如今,這份大愛通過書法墨寶、公益文學課,細致入微地投射到鄉村困境兒童群體,將他的社會影響力帶到慈善公益領域之中。在他身上,我們感受到了文學和慈善的共通之處,即綿綿不絕的感召力和撫慰人心的強大力量。

      獲獎感言

        我非常激動,能獲得這樣一個崇高的、沉甸甸的榮譽。我們做這一點事確實是微不足道。慈善,我想是源于人的本能,而且慈善也是人的內心需要。慈善甚至可以變成一種信仰。我想,我們在幫助別人的時候,實際上也在接受別人的幫助。前天上午,我跟書法家王振先生在天安門廣場跟來自新疆阿克蘇地區的17個先心病患兒一起游玩、照相?吹剿麄兊男δ,看到他們的父親母親臉上那樣一種光芒,我的心非常的溫暖。我們做了一點點力所能及的事,幫助了一些孩子,我們今后還想繼續做下去。慈善確實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作者:龔怡潔

        人像攝影:MORE x JOLI studio

        圖片編輯:張旭

        值班編輯:萬小軍

      京ICP備202300116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386

      COPYRIGHT ©1999-2023 ZGCS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9久9久女女免费视频精品,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麻豆,久久精品99久久无色码中文字幕,国产99视频精品免视看7

        <em id="vtlno"><acronym id="vtlno"></acronym></em>
          <th id="vtlno"></th>

          <th id="vtlno"></th>
          <form id="vtlno"><tr id="vtlno"></tr></form>
          <th id="vtlno"></th>
        1. <progress id="vtlno"><big id="vtlno"><video id="vtlno"></video></big></progress>